偏执的他1ⅴ1H傅景城 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不要,太快了,太刺激了……”我低低地提醒他,试图想让林叔发现,林龙已经醒了,不能这么放肆。


  可是林叔根本不理会,甚至他的一双手开始往我的衣服里面钻。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0845005156.jpg


  那粗砾的大手不断地在我身上游走,没一会儿,占领了圆润的双峰。


  下一秒,那双大手开始剧烈地揉捏起来。


  我快要被林叔给逼疯了。


  我想要起来,却又怕剧烈的动作弄出的声响会完全惊醒林龙。


  “放手……”我快要急哭了,拍打着林叔的大手。


  可是每一次拍打着换来更粗暴的对待。


  他的舌头进来的越来越深,灵活地在甬道里面各种扫荡。


  那一下一下摩挲的感觉,飞快地堆积着快感,像是慢慢的把我推上云端。


  林叔手上的动作虽然粗鲁,但是就是这样粗鲁的动作点燃了我心里那团隐秘的火,烧起来了,全身都烧起来了。


  “啪嗒”扣子全部崩开,两团小白兔跳了出来,林叔动作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粗鲁。


  受不了了,要到了。


  我看着旁边的丈夫,他一脸朦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着他的面,我身上没有几件遮挡物,两团圆润被林叔蹂躏,下身被林叔舔舐。


  天哪,我现在不敢想象,这可是当着老公的面。


  可是我快不行了,快感要到达了巅峰,我已经处于云里雾里中无法脱身了。


  “啊!”我终于忍不住高呼一声,达到了最顶峰。


  下面仿佛洪水泛滥一样,哗啦啦地喷射了出去。

 林叔火辣辣的目光盯着我,舌头一舔,竟然把身下流出来的粘稠全部都吞进了肚子里。


  林龙有了点意识。


  我知道他被我刚才那一声惊到了。


  我想也不想把林叔踢走,飞一样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边跑那些羞人的东西还在往腿间滴落。


  回到房间把房门反锁,我瘫软在了地板上。


  那处刚刚被彻底开发,现在痒得不行,恨不得有一根粗重的东西进去好好捣一捣,不行,我得克制,不能再对不起老公了


  这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一闭上眼看到的就是在丈夫的注视下,我硬生生地被林叔弄到了巅峰的模样。


  太羞耻了。


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起来了,再次见到老公,他的酒已经完全醒了,正在做早饭,完全是一幅十全好老公的模样。


  看他这样我更愧疚了。


  “林龙,我有点事,要出差一段时间。”经过深思熟虑一晚,我决定出去冷静一段时间,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再背叛老公了。


  一直待下去,我知道林叔不会放过我的。


  突然,林龙脸上的笑容冷了下来。


  接着,他拿出手机,里面播放的正是祖昨天她和林叔的画面。


  我看到这一幕,完全惊呆了。


  “这……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拍下来的,我竟然毫不知情。


  林龙又放了几个,是不同男人的,还包括出租车上的。


  “你,你早就知道了。”我不是傻子,看到这样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原来,林龙早就知道了,可是他手上为什么会有这些录像,是谁给他的?


  “你没有出差,我早就调查过了,我知道你想走,我跟你坦白吧,我是个绿帽子,我就想看你和其他的男人做,所以,这些都是我安排的。”林龙或许是觉得把我逼急了,所以坦白了。


  我完全愣住了,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看着这个相爱了十年的爱人,仿佛第一次看穿了他的真面。


  我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天,生怕被他发现,有时候甚至会面临崩溃。


  可是他突然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


  “你,林龙……”我失望透顶,话到口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龙似乎有些愧疚:“媛媛,我不想这么对待你的,可是,我们之间换一种方式相处不也很好吗?”


  我简直被他的话逗笑了,在他的眼里,我是那种可以被别人随意欺辱的人吗?


  我不同意,他渐渐也失去了耐心:“哼,我把话撂在这里了,你要么继续和别人发生关系给我看,我们还能一起生活下去,我们也可以离婚,但是我一分家产都不会留给你。”


  “你!”我没想到他那么卑鄙,瞪大了眼睛。


  我们夫妻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竟然这么狠。


  是了,他手上有那些录像,完全可以告我出轨。


  他就是在逼我。


  我没办法,我已经不年轻了,我也没有精力再重头打拼了。


  净身出户的代价太大,我承担不起。


  屈辱,心痛,委屈等等复杂的情绪在我心中酝酿,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的握了起来,指甲刺入掌心,只是短短一会已经见了红。


  林龙就那样淡然的看着我,神情让我觉得熟悉又陌生,雪白口窒息一般,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任何办法,林龙的手里有我出轨的证据,倘若净身出户,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龙等待着我的回答,空气中一片死寂,与此同时玄关处传来响动,门把被拧开,林叔探出大半个臃肿中年发福的身材挤了进来,我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看向林龙。


  我没想到他把家里的钥匙都给了林叔。


  因为愤怒我的身体略略颤抖,林叔笑着走过来,那双眼神里的欲望赤裸而直白,往我的雪白仔细打量。


  而林龙,我的丈夫,就这样看着他老婆被占便宜。


  我不想再在大厅里待下去,事实上我觉得,如果再待下去,我会忍不住扑上去撕扯林龙,质问他这些年的情义真假。


  我转身回到房里,鼻子不争气的一酸,眼眶也红了些,一进卧室我就将门反锁,拿了浴衣进浴室里。


  借着淋浴头的水流淋在脸上,我终于得以释放心里的委屈,泪水混合着热水流淌下去,我脱掉了衣服,仔细搓洗这具被玷污了的身体。js


  门锁处却突然传来动静,我猛的回头,被人略显粗鲁的吻住了唇,身子也被迫抵在了冰冷的瓷壁上,鼻尖充斥着男人身上的汗臭和酒味,我几欲作呕。


  林叔的手放肆的握上我雪白前的山丘,豪不怜香惜玉的揉捏成各种形状,我剧烈挣扎,想推开他,脸颊却被狠狠的掌掴了一耳光,我的右耳瞬间耳鸣,眼前一花。


  这还不够,林叔拽住我的发丝,往后一拽,我被迫扬起头,雪白前的两团软肉随着动作弹了出来,两点玫红上还有水珠,脆弱颤抖的暴露在空气中。


  这是我家。


  那个我深爱的丈夫就在外面,却主动放小叔子进来侵犯他的妻子。


  家里房门反锁的钥匙只有林龙有,当初装可以从外解开反锁的门锁时,林龙说怕有一天我在房里求助,他却打不开门。


  我闭着眼,屈辱漫上心头,我的心里明明那么抗拒,可是敏感的身体却逐渐被打开,林叔的一只大手往我的腿根处去摸,那里早已泥泞。


  “小婊子,湿的这么快,果然天生欠操。”林叔粗俗的语言在我的耳边响起,他已经坚硬如铁的下身抵着我的腰腹,仿佛已经蓄势待发。


  那处的火热几乎要透过布料传达给我,好硬,好粗,抵着我的腰身,从那处酥麻一直传到全身,我几乎站不住脚。


  林叔扯着我雪白前的玫红,又拉又拽,粗长的舌头去挑逗另外一边,快感一波波的传递,我整个人软了下去,被迫依赖着林叔,才不至于跪下。


  “嗯啊…”我忍不住低喘出声,这声音仿佛是春药,林叔像打了鸡血一样,卖力的挑逗我的敏感点。


  我还想挣扎,哪怕满脑子都是林叔胯下那根粗长的物事,克制不住的去幻想那根东西捅进来,然后给我带来登天般的快感。

 林叔用力的扯着我的头发,另外一只手探入我的腿根,摸到里面泥泞,男人笑骂:“呵呵。”


  我屈辱的闭起腿,却被林叔强硬打卡,他探入一根手指,我得到了片刻的满足,但是不够,手指太小太细,我的甬道太痒,渴望的更多。


  林叔看出来我的想法,淫笑着问我:“想要吗?”


  我咬着下唇,企图用疼痛来让自己不在欲望中沉沦,但是林叔又怎么会让我不如他的意,于是那根手指头收了回去,他隔着裤子,用那处蹭着我的私密处,“小婊子,想要就求我弄你。”


  我忍住唇齿间要脱口而出的吟叫,倔强的瞪着他,林叔嘿了一声,将裤带解开,那只硬粗长的物事被解放出来,刚解开束缚,还上下弹跳了一番。


  “叫爸爸,求爸爸肏你,肏你的妹妹。”


  那物事在我的私密处蹭着,但就是不肯进去,我几乎要被欲望烧穿头脑,只抱有一丝理智,还在负隅顽抗。


  我的雪白被他抓在手里,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玫红被他又拉又拽,他突然玩腻了我的雪白,将我的腿抬了起来,放在他的肩头,而他俯下去,吻上我的私密处,粗长而灵活的舌头在我的私密处放肆的搅动。


  林叔是铁了心要我开口求他肏我,但我紧咬牙关,十分倔强,可下身的快感一波波袭来,我控制不住,浪声溢出唇齿,身子绷紧,一瞬间的快感几乎灭顶。


  “真棒,水又多,我还没弄什么就已经高潮了。”林叔掐住我的下颔,刚才舔过我下身的嘴吻住我,灵活的舌头在我的口里搅动,勾着我的舌尖回应他。


  也许是因为他的嘴刚刚做过那事,又吻我,我的身子紧绷,明明心里是嫌弃的,但是身体却愈发的空虚,想要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填补。


  林叔突然松开我,摁下我的脑袋,那粗长滚烫的物事往我脸上戳来,他要我张嘴,侍弄他的下身。


  男人下身特有的味道钻入我的鼻尖,我别过头,又被强行掰了回来,下颔被用力撬开,那物事就这样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


  他抓着我的发丝,用力的在我嘴里耸动,命令我舔他的物事,我不肯,他拿出林龙威胁我,我绝望下,伸出舌头一点点舔着他的棒身,下体却越来越空虚。


  我卖力的套弄,我从未做过这种事,手艺很生疏,但林叔的下身却越来越硬,就林叔快要射出来时拽着我的头发往上提,强硬的掰开了我的腿,对准我的花心磨蹭:“求我,求我肏你。”


  我哭喊出声,理智终于脱轨,身体里的空虚几乎要了我的命,“求你,求你肏我……啊……”


  只要一想到林叔下身进来带来的灭顶快感,我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下身更是泛滥成灾。


  林叔的下身,立刻瞄准我的花心顶去。


  突然,林叔的电话响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这粘稠的氛围,林叔问题轻轻一晃,也没有戳准,直接就戳在了我的双腿间。


  林叔坚硬的毛发全部都抵在了我的屁股上,一下又一下的,稍稍摩挲起来就会刺激到我敏感的蚌肉。


  就差那么一下,林叔就可以临门一脚进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