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图片

叶燃接过纸后,问得无心,弄月却心虚地拦了拦,“等、等一下,要不还是,把纸叠一下,再擦吧,太太薄了。”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9320005156.jpg

  现在回过味来,她总觉得暗戳戳让人用自己亲过的纸,很像变态做的行为。


  叶燃淡淡地瞥过她一眼。


  “不用。”


  说完,他直接拿纸在脸上用力地蹭了蹭,蹭掉了剩余的笔墨,也蹭出了一点粉红。


  废纸用完就掉,他抬头,见弄月满脸绯红,又多嘴问了句:“你很热?”


  弄月连忙摆手,屁股上的痛都忘了,“没没,就,有点闷。”


  叶燃若有所思地点头,“你刚刚是不是摔了?”


  “啊?”


  “有听到声音。”


  “哦,没事,已经好了。”


  “嗯,还是得注意一下。”叶燃公事公办,“别影响教学进度就好。”


  弄月莫名从这份正经里挑出了一丝关心,她受宠若惊地说了三声好,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脸色。


  许是当时一腔孤勇,这个隔了纸巾的亲吻让她记了好久。


  在一起之后的每次亲吻,都不如那个隔了纸巾的亲吻让她心动。

周一,廖岐杉向下分发覃州特产,送到弄月手里的,和别人没什么两样。


  还没等她放下心来,下班时廖岐杉赶在电梯关上前叫住了她,“弄月。”


  下班时间,弄月又将“廖总”换成了“学长”,她顺手帮他摁了负一层,“学长今天走得挺早。”


  电梯里只有他们俩人,廖岐杉撤了上司的架子,“因为要跟上你的步伐。”


  弄月故作惶恐:“感觉是在损我工作不积极。”


  “你总是曲解我的意思,”廖岐杉将手里的盒子向前一递,“打开看看?”


  他最近送礼送得频繁,除了贿赂,其他弄月不愿多做考虑,她没接,只笑:“学长最近对待下属也太大方了吧?”


  “我以前对你不好?”


  这话属实暧昧,弄月含糊带过:“怎么会?谁敢在上司面前说这种话?”


  她总打太极,廖岐杉无奈地笑,“弄月,我有时候倒希望你能真的当我是你的学长。”


  弄月一愣,眼看着电梯快要落到一层,她张张嘴:“你本来就是我的学长,这个身份不会变的。”


  “叮”的一声。


  “那学长,我先回去了,再见。”


  廖岐杉紧了紧抓着方盒的力道,“再见,路上小心。”


  电梯门关上时,完整的盒子被捏坏了一个角。


  盒子里头装的是手链。他到覃州出差,忙得脚不沾地,为这手链,还是他特地空出两个小时去挑的。


  可惜弄月不喜欢。


  包括他送的手表,她也没戴。


  ……


  近日,为响应拥抱新生活的号召,弄月逐渐有了开始一段新感情的打算。


  然而其中考虑并不包括廖岐杉。


  他是她的上司,因为对她多有照拂,公路局上下都在传他们俩的谣言。都还没在一起就已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何况谣言坐实之后?她这人懒得交际,最讨厌麻烦,自然是对办公室恋情敬而远之。


  再者俩人认识那么多年都没擦出火花,她对廖岐杉,实在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而她也不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接受交往,因为这意味着她将会失去一个朋友,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当然,叶燃也不在选项之内。


  说得好听点,是她不想重蹈覆辙;说得难听些,是她不想再吃回头草。


  和叶燃交往太累人,她的热情早在四年前被耗尽,如今只受得起轻松平凡的爱情,已是再没精力去燃烧了。


 又是一周过去。


  局里来了活,弄月忙于核查手上新接的ppp项目,等迎来周末,她才记起,叶燃已经一个星期没出现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人打扰,她才能安安心心去参加接下来的饭局。


  说是饭局,其实就是变相的相亲宴,只是有双方家长在场作为幌子,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尴尬。


  这已不算是弄月的第一次相亲,她刚毕业那会儿,就被秦芳拉着去见了好几个她姐妹的儿子。


  那时她还小,心里又惦记着叶燃,哪里愿意欺骗别人感情?顶多应付几回,最后再以不合适收场,相亲节目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这回的相亲对象是秦芳熟识牌友的儿子。读金融的海归,大弄月三岁,一回来就进了投行,前途无量;长得也不错,就是笑起来有些油腻,嘴角歪歪的,跟被钩子捅了一边似的。


  没回家的这段日子,弄月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人瘦了三四斤,穿着白衬和阔腿牛仔,腰掐得细细的,显得身材前凸后翘。应秦芳要求,她还画了淡妆,只是美食当前,再漂亮的唇釉也得被吃掉,要不是秦芳在桌下掐了一把她的大腿,她估计还在与手中的大虾奋战。


  “月月看着瘦,没想到胃口还挺好的哈。女孩子嘛,就该这么吃,细条条的,哪里好看啊!秦姐,你说是不是?”


  “是呀是呀,我家弄月从小就不爱浪费粮食,就是工作太辛苦了,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我家这个也是,回来瘦的哟,眼窝都深咯。”


  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一唱一和,弄月喝了口果汁,看到对面的男人正冲自己邪魅地笑,不禁恶寒,连忙移开了视线。


  巧的是,她又看到了叶燃。

 叶燃这些年在国外攻的是芯片研发,回国后刚进公司,他所带的小组就接到了新项目。


  作为公司总部挖来的空降兵,叶燃需要快速上手适应,也需要用最短的时间以实力服众。一周轮轴转,他忙得几乎是住在了公司。好在付出就有回报,今天成功签下合同,他终于松了口气。


  感情是要在合作中培养的,这段时间叶燃与组里成员的相处也已磨合出结果。如今项目彻底拿下,庆功宴必不可少,于是他主动开口,请全体组员一起下馆子好好地吃一顿,也算是他作为新人的一点“自觉”。


  组里雄性居多,只有一个女生,为照顾她的口味,地点最终敲定在了潮海路的杭帮菜馆。


  弄月看到的正是叶燃同他的组员。


  男人与旁人侃侃而谈,身子向一边倾斜,眉眼舒展,嘴角还带着笑……看着这样放松的叶燃,弄月的心口又酸又涨。


  叶燃对待别人,从来不失礼貌,知进退,即使人是冷的,也绝对不会让对方难堪和不适。


  更致命的,是他对她也是如此。


  毫无分别。


  这样的一视同仁,曾不止一次让她感到挫败。


  有时候她甚至会想,如果叶燃对她再坏一点就好了。


  以叶燃为首,一行人往包厢方向走去。他目不斜视,应该是没有看到她。


  弄月收回视线,杯中果汁已被她喝了大半。


  “宝贝,你和华明聊聊天啊。”


  华明,也就是本次弄月的相亲对象,姓高,此时正在给他母亲倒水。


  秦芳的小声提醒让弄月耳朵一痒,她缩了缩肩膀,嘟哝:“水好像喝多了。”


  “……”秦芳忍下翻白眼的冲动,“快去快回!”


  弄月飞快应下,和对面俩人打完招呼后便起身去了卫生间。卫生间藏得深,在走廊尽头,期间路过两排包厢,弄月不由加快了脚步,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叶燃狭路相逢。


  要不说怕什么来什么呢。弄月洗完手,一出来就迎面撞上了叶燃。


  弄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