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含着东西写作业 快呀老师受不了用力点

老张心里想着自己已经有林莹莹了,谁他妈的再要其他女人啊,但为了讨好王翠兰。他还是语气稍显苦恼地说道:“以后我要是能娶媳妇的话,我肯定要娶一个和王姐差不多的,王姐这么好看,人又善良,做饭还好吃。”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0004785156.jpg

说着说着,王翠兰面色羞红。


原来在这个瞎子心里,自己竟然这么好。


王翠兰拨开老张的手,老张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到王翠兰说道:“待会你要给我按摩全身的,既然你觉得不方便的话那我就把衣服脱了,反正也没事。”


“啊王姐,真不用,你不用脱。”老张连忙说道。


其实他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今儿白天的时候还没看个够呢,现在王翠兰认为自己看不到,殊不知老张其实早已经恢复了视力,眼瞅着王翠兰就把上身的短衫脱了。


王翠兰似乎在犹豫,不过回头看了眼老张后还是脱了内衣。


老张极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眼珠子却是死死地盯着王翠兰那两团软软的肉团,要不是意志坚定的话他说不定要露出马脚了,不过即使如此,他下面还是来了反应。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老张继续往下揉捏。


他触碰到了胸脯的边缘,经过试探后他发现王翠兰并没有抵抗他,让老张心中高兴,他连忙在那儿揉捏了几圈,王翠兰舒服得几乎要喊出声来。


王翠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然说道:“大天,你要不是个瞎子的话,姐都想嫁给你了。”


老张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并没有慌张,而是露出喜色,转而很快又变得沮丧起来,道:“能够得到王姐的肯定我很高兴,不过就算我眼睛好了,也没人能看上我,我家里太穷了,家里唯一的支柱都倒下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张的手更进一步,一只手抓住了王翠兰的小白兔。


王翠兰嘴里发出声嘤咛,随机面色红得就跟能滴出血来似的,老张连忙道歉:“对不起啊王姐,我刚才不是有意的,主要还是我看不见。”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不按摩就是了。”


王翠兰心中那个着急啊,老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也很久没尝过男人的感觉,老张怎么能停下?


她立马说道:“没事的,你可以继续,那个,大天,你离婚以后,是不是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是啊,我成了瞎子,谁还和我睡啊!”老张委婉地说道。


王翠兰也不说什么,而是直接抓住老张的手腕把他的手按在了小白兔上,老张腹部的那团火焰差点就爆发出来了,此时他喉咙干燥,无论怎么吞咽口水都无济于事。


“姐,你这是……”老张语气慌张。


王翠兰笑了起来,说道:“你放心按,我就是这儿不舒服,经过你的按摩后好多了。”


“这些年可真苦了你了啊,姐知道没有女人,男人太难熬了,不过你家里的确有些艰难,要不然的话我还能帮你介绍个姑娘呢。”王翠兰叹道。


老张一边享受着手掌传来的温暖,一边自责地说道:“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个瞎子的话,我弟弟张小天就不会出事,也幸好有李主任他们帮我把弟弟抬回来,要不然的话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呢。”


王翠兰一听,立马就知道李主任是李富贵。


不过她并没有同意老张的话,而是不屑地说道:“你别把李富贵当成是救命恩人,他坏得很。”


“王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啊,李主任还来我们家慰问张小天呢,其他人哪有这种心思?”老张想了想,似乎还觉得少了些什么,他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啥时候上面能下来赔偿款,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女人是感性动物,一听老张如此推崇李富贵,气不打一处来。


王翠兰发出声冷哼,老张立马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让王翠兰舒服舒服,王翠兰说道:“大天,你真的不用对那个家伙这么崇拜,你们家张小天出事十有八九和他有关。”


其他人怕李富贵,可王翠兰不怕啊。


见老张嘴巴张得大大的,王翠兰继续说道:“你继续按,不用停。”


“我跟你说的这些话都是我所知道的,不会骗你,其实上面的赔偿款早就下来了,只不过你们得不到而已。这些赔偿款全都落入了知李富贵和他那些手下的口袋里,连一根毛都不准备给你们家留呢。”


老张心道果然如此,不过他还是装出十分惊讶与惶恐的模样:“啊?这是真的?”


与此同时,老张停住了手中动作。


他懊恼地说道:“这怎可能呢,今天我去找他的时候,富贵还说上面不仅不想给赔偿款,甚至还要咱家给上面赔偿,咱家哪里能拿出来那么多钱啊。”


王翠兰对李富贵的观感更加嫌恶了,连一个瞎子都骗,忒不是人!


看到老张慌了神,王翠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老张击中了,此时的王翠兰早已经把老张视为自己的男人,她说道:“这些话你暂时不要跟其他人说,明白了吗?”


“嗯,我晓得。”


接下来老张更加卖力地帮王翠兰按摩,让王翠兰全身上下都酥麻酥麻的,更加过分的是下面似乎变成了水帘洞,也不知道大天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每次按下去都会让她有种奇怪的感觉。


对此,王翠兰享受在其中。


老张心想现在能进行下一步计划了,他揉搓完小白兔后将下面支起的帐篷‘不小心’顶了顶王翠兰的脑袋,他还装作浑然不知情的模样说道:“刚才真是对不起,我没看到你的脑袋在这里。”


王翠兰脑袋无缘无故被顶了下,起初她以为是老张的皮带扣子,回过头来发现居然是老张的那个玩意!


老张见王翠兰没说话就知道她肯定也有了些心思,他当即说道:“姐,刚才我是不是碰到你脑袋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


王翠兰哪里会生气?


即使隔着裤子,王翠兰都能感受到老张那儿的雄伟磅礴!


要不是裤子兜住这玩意的话,恐怕突破防线了!


王翠兰愣了下,原来老张的这玩意这么大,她下面隐隐间也有些酥麻发痒,要是能让这个玩意去搅和搅和的话,指不定会让她爽上天!


“反正他啥都看不见,我凑近点看看没事吧?”王翠兰心想。


她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王翠兰把脑袋凑了上去,和老张的玩意只差了几公分而已,老张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心神激动之下那玩意还哆嗦了一下,惹得王翠兰阵阵发笑。


老张不禁有些尴尬,不过也幸好没被王翠兰发现自己的异样。


眼看着王翠兰拿出她纤细的手掌比划着自己的那个玩意,老张心中暗笑,直接往前走了一步,把自己的玩意直接贴在了王翠兰布满绯红的脸上!

老张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王翠兰。


虽说王翠兰的确对老张有那么一点心思,可也就是一点儿而已,心中却是在摇摆要不要做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的话自己在村里可就要遭人白眼了。


但老张竟然把那玩意直接顶在了她脸上!


王翠兰心中就像是一片干涸了许多年的土地,终于尝到了雨水的滋润,心中最后的那道防线也被老张的举动突破!


要不是看在老张是个瞎子的份上,王翠兰甚至怀疑老张是故意的呢,不过老张此时倒也没有隐瞒,而是说道:“对不起王姐,我实在是太激动了。”


这时候撒谎的话,反而会让王翠兰怀疑。


果然王翠兰也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竟开始观摩起老张的这个玩意来,她盈盈笑道:“没事的大天,姐知道你的苦处,姐守了这么多年的寡,心情和你是一样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