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完英语课代表 英语课代表下面全是水

 陆恬听着,微微低头,迟迟说了一句:“嗯,不是一般的大。”

  听完陆恬这‘拉仇恨’一般的话,念念越觉得自己变成了柠檬,心里一叹,就没有个大帅哥出来和她谈恋爱么,一边叹气一边进了自己的房间。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9230005156.jpg

  魅色的老板听到陆恬要回来工作时,可高兴坏了,拉着她畅谈了一下午,陆恬也收了心,安心留在了魅色。

  几乎每天晚上,陆恬在上面打着碟,她都能从闪烁的灯光下找到程恙,陆恬发现他总不爱和自己打招呼,偶尔自己兴起在舞台上朝他挥着双臂,他也只是双手抱胸,静静看着自己,浅浅笑着。

  好像着周围的热闹气氛都不属于他,他眼里装得只有一个陆恬。

  只是,今晚好像不见程恙,陆恬的目光在场下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才确定程恙并没有来。

  好几天了,他都没来……

  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变换着的灯光隐着她暗淡的,失了光的双眸。

  这才几天,果然男人的话,不能信……

  陆恬在心底暗笑一声,好不容易下了舞台,没想到助理小林便在一旁候着,见她走了过来了,他客气朝她微笑说:“陆小姐,老板让我交给你一样东西。”

  说着,他将一个样式精致的礼盒递到了陆恬的手上。

  陆恬皱眉,转手便又将盒子塞到小林的手上。

  “我不需要,谢谢。”一个冷脸看过去,看得小林也不知所措。

  “这……陆……”小林还未说完,陆恬已经大踏步走了出去,只剩下小林在原地站着,想着怎么样跟程恙交差。

  手机里没有一条他打过来的电话,发过来的消息,陆恬愣着翻看着他和她最后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停在,她告诉程恙,自己的大姨妈来了。

  哼,陆恬冷笑一声,果然,男人都是下本身思考的动物,自己的把都不能操了,那还留着干嘛呢?看来,他又去找下一个能装他 的逼了。

  陆恬也不知怎么气性上了头,把程恙的号码,微信统统给删了,删了之后,顿觉神清气爽,一摇一摆回了家,一边走着还一边嘴里叨念着程恙,既然人不在,那就只好过过嘴瘾,骂一骂他了。

  人还远在新西兰的程恙,仿佛也收到感应一般,在抢救室外一连打着喷嚏,眼神急切看着屋里。

  病床上躺着的正是程恙的母亲,二十年前就移民来了新西兰,就一直在这里,只不顾近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常年住在医院。

  这些年以来,程恙也是国内国外来回跑着,这一次接到医院发来的紧急通知,他想都没想,即刻飞来了新西兰,连陆恬都没来得及告诉。

  这几天的病情反复,情况危急,程恙根本抽不开身,这番才想起来联系陆恬,却没想到,不仅号码被她拉了黑,连微信也被删了。

  程恙满头蒙的同时,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同他交流着情况,告诉程恙,他妈妈的情况暂时稳定了,短时期内不会有反复。

  程恙一听,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又拿起手机给助理小林打起了电话,让他马上订明天回国的票。

  没想电话一通,小林便在那头说起抱歉来:“对不起老板,那东西,陆小姐不肯收……”

  程恙一听,原本因为被删了号码阴沉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一度,压着几日来的疲惫身子,哑着嗓子说道:“好,我知道了。帮我订一张即刻回国的机票,立刻!”

  “是!”

 程恙下了飞机到国内已是夜里的十点多钟,他一心急着只想见陆恬,到了机场就开车去了陆恬的住处。

  车停到楼下时,已经快十一点。程恙从车里抬头看了一眼陆恬的楼层,还是黑的,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想到着,他忽然又一丝担忧和愠怒,下了车,往车门一靠,他便等起了陆恬。

  约莫一个钟头过去,程恙从车旁等到了路灯下,终于把陆恬给等回来了。只见她晃悠悠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身的黑色皮衣连身抹胸短裙,将纤细而不失丰腴的身材勾勒出来,走两步没走稳,差点一头栽在小区的花坛里,还好程恙一个及时快跑,两条大长腿没几步的功夫就站到了陆恬的身前。

  陆恬醉醺醺的,只觉得自己撞到了一个温暖踏实又熟悉的怀抱里,抬起她那红扑扑的小脸,定睛一看,原来是程恙。

  “好你个渣男,你个狗东西……”

  陆恬骂的顺嘴,一下子全说了出来,只是还未说完,就又在他怀里暂时晕了过去。

    从陆恬的皮衣里掏出来钥匙,将她横抱起来,进了家门。

  前脚刚进的门,程恙这般便忍不住了,一只手脱着衣裳,一只手将挂在自己身上的陆恬揽好。

  脑子里被酒精充盈着的陆恬,意识模糊着,在他的怀里上下乱动着,嘟起的小嘴诱人十分。

  “陆恬,乖,我要先脱了衣服。”程恙这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温柔极了。不过倒也的确管用, 她立马便乖了不少,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和陆恬的连身皮衣脱下,程恙也再忍不住,一把含住了她的小嘴,舌尖在她的口腔里打转,一股浓烈的酒味儿慢慢渗进了程恙的嘴里,他微微皱起眉,盯着怀里一心沉浸在吻里的陆恬,心里默念道:“这个女人,竟然喝了这么烈的酒,还喝了这么多……”

  他的吻越来越深,像是要把酒味儿全都渡过来。程恙明白,这种烈酒平日里自己都不敢多喝,如今陆恬喝了这么多,定是伤身的。

  陆恬在他话里,也慢慢回应起他的吻,抬起双手捧住了程恙的脸,渐渐往后移,又勾住了他的脖项。

  两人从客厅一直吻到了陆恬的卧室,程恙的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内裤,内裤下的 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一跳而出,变得又硬又烫。

  已是赤身的陆恬,晃悠悠站在他的对面,目光锁定在他的内裤上。忽而,陆恬左摇右晃地弯下腰,将那根又粗又长的 从内裤里掏了出来,用虎口紧紧握着,刚好张嘴含住,就被程恙一把拉了回来,紧紧扣在怀里。

  “不用,陆恬,我不用你口,我不想在你不清醒的时候,让你口。”

  像是小孩子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陆恬翘起双唇,一副娇俏赌气的模样。

  “我这里好涨啊,对着程恙撒着娇。

    程恙宠溺一声笑,怎么醉了酒的陆恬,比他还欲求不满……

 程恙轻轻抱她起来,一只手托住“无骨”的陆恬,应了她的要求, 。

  程恙的揉捏让陆恬极尽舒服,挺了挺胸前的两团 ,紧紧靠着他赤着的上身,他身上好闻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在酒精的作用下,让陆恬更为沉迷。

  陆恬也伸出双臂抱住她,两只手挂在他的肩膀上,将酥麻的全身贴住程恙。渐渐的,陆恬抬起头,张开她的嫩嫩的小嘴,含住了他尤为凸起的喉结。

  她的双唇触到喉结的那一刻,程恙轻哼一声,握住她的 用力揉着,恙看着身下娇喘的人儿,这酒精的后劲太大,纵然他再想操她,但他更担心陆恬的身体,克制住自己的强烈的欲望, “乖,我抱着你,去洗澡……”

  念念家的浴室不是很大,却有个占一半面积的大浴缸,程恙将浴缸里放满了水,赤身的两人一并躺倒了里面,调整了姿势,迷迷糊糊的陆恬依偎在了程恙的怀里。

  温暖的水流拥着,水汽把两人的身体都蒸的发红,越来越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