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得负责灭火 哭喊承受他贯穿

  这天的数学课是下午最后一节。


  宋平一脸严肃地走进了教室,脸黑的跟锅底一样,大家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7950005156.jpg

  班上突然静的落针可闻,大家翻书和写字的力度都放轻了,考试成绩下午就出来了,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宋平的臭脸色意味着什么,没人愿意在这个紧要关头上吸引宋平的注意力。


  “砰——”宋老师把讲义和课本放上讲台,发出了不小的响声。


  夏星河心都跟着抖了一下,完了完了啊……这次数学考试并不简单,她估算的分数也不理想,她只祈祷不要考得太糟糕了,她可承受不了宋平的怒火。


  “这次考试成绩非常糟糕,尤其是数学。”宋平声音洪亮,在不大的教室里回荡着,每个字都在敲击着大家的神经,同学们的心弦也崩的越来越紧。


  “这次年级前十重点班进了三个,你们不嫌丢脸吗?”宋平越说越生气,“别以为你们进了零班就可以高枕无忧,几次考试不理想的同学我会劝退的!”


  全班倒吸一口凉气,谁都没有想到事态这么严重。


  “最后一道大题没有几个人做出来,简单的题目粗心错一堆,这种情况很普遍,特别是几个搞竞赛的同学。苏遇!起立!”


  听到苏遇的名字,夏星河的心脏漏跳了半拍,觉得霎时间血液都涌上脑门了,真的,完蛋了……她听到身后一阵椅子的推拉声,苏遇站了起来。


  宋平最喜爱的学生首当其冲,大家都屏息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你知道你这次数学考多少分吗?你知道你这次总排名多少吗?”宋平那双铜铃一般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夏星河手脚冰凉,根本就不敢抬头看他。


  “数学只有134,总分排年级第二。”宋老师拿着讲义敲了敲讲台,铁制的讲台发出咚咚的响声。


  “这次重点班数学考135以上的都有十几个,我之前跟你讲过很多次,最重要的是高考,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我警告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我看你这个数学课代表也别当了,这节课你就站着听!”


  苏遇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手紧紧捏着书页,指尖都泛了白。


  说完苏遇,宋平又开始cue其他人,有苏遇在这里做对比,他对其他人的责难还能算得上是温柔。


  宋平真的让苏遇站了四十五分钟,期间他写板书的时候,夏星河无数次想回头看看苏遇,但是一想到宋平那让人打颤的眼神和他回头的随机性,最后还是放弃了。


  虽然下课铃响后宋平还拖了一刻钟的堂,但是直到他离去五分钟之后,班上才开始有动静,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或者去食堂吃晚饭。


  以陈诚为首的苏遇的好哥们都朝这边张望,犹豫着要不要过来安慰一下他,但是凭借着他们对苏遇这么多年的了解,他们知道苏遇现在最想要的是一个人冷静一下。


  可是偏偏就有人在这个时候往他跟前凑。


  教室里除了夏星河和苏遇,其他人都走光了。


  “苏遇,你还不去吃饭吗?”夏星河扭过身子趴在苏遇的桌子上,用食指戳了戳苏遇的胳膊。


  苏遇依旧在埋头奋笔疾书,他用余光瞟了一下那根葱白纤细的手指,没有说话。


  “人是铁,饭是钢,晚自习要上到十点诶,你不吃点东西吃不消的。”


  没人理她。


  “你在生宋平的气吗?”


  没人理她。


  “在生自己的气?”


  还是没人理她。


  “唉,行吧。”夏星河叹了一口气,直起了小身板,“我正好要去食堂,我打包带回来,咱俩一起吃。”


  苏遇看到女孩离去的背影,扔掉笔,趴到桌子上,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手臂。他真的太累了,现在只想休息一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恍惚中听到外面传来议论的声音,是隔壁文科零班的两个女孩子站在走廊上聊天。


  “那个是夏星河吧,摔得好惨啊。”


  “是啊,膝盖上流了很多血,看上去很疼的样子。”


  苏遇脑子里有一霎那的空白,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冲了出去。


  “她在哪里?”苏遇对着走廊上的女孩问道,“夏星河在哪里?”


  “在……”被问到的女孩有些茫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去食堂的那条小路上。”


  知道苏遇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她们才瞪大了眼睛。


  “天,苏遇跟我说话了。”


  “他刚刚问夏星河,苏遇不是很讨厌她吗?”


  苏遇一边奔跑一边找寻,终于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夏星河坐在路边,撩起裤腿对着自己的膝盖吹气,不远处撒了一地饭菜。


  这个点校园里的人不多,但是三三两两路过的学生都朝她这边张望。


  她疼的直抽气,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突然间,就有一片阴影从上而下遮住了她头顶的阳光,她抬头,看到了苏遇眼中还没有掩去的焦虑和因为奔跑而起伏的胸膛。


  她愣怔了几秒,问道:“你怎么来了?”


  声音略带鼻音,看来已经哭过了一回。


  苏遇捋了捋头发,在她的面前蹲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跑出来了,但是看到夏星河孤零零地坐在路边,背影娇小脆弱,他就是觉得心烦意乱,今天真是见鬼。


  夏星河在路上摔了一跤,裤子都被蹭破了,腿也蹭破了皮,鲜红的血与白皙的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伤口上沾着尘土和泥巴,伤口必须要尽快处理。


  “去医务室。”苏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把她扶了起来,“能走吗?”


  “疼。”夏星河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是路边流浪的小猫。


  行吧,苏遇蹲下.身,“上来,我背你过去。”


  夏星河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挪到了苏遇的背上。


  苏遇固定好她的伤腿,起身往医务室走去,医务室和食堂一个在校园的西北角,一个在东南角,尽管校园不是很大,但是这个距离距离并不算近,步行要十多分钟。


  夏星河趴在苏遇的背上,两人的心跳和汗水都融合在了一起,苏遇因为负重而呼吸急促,她因为紧张而心跳过快。


  晚风送来男生身上淡淡的洗衣粉的清香,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夏星河稍稍偏头就能看到苏遇近在咫尺的俊脸,这似乎是长大之后他俩第一次靠的那样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夏星河有些伤感的想,高三每过一天就意味着她和苏遇相处的时间就少了一天,虽然她立志要和苏遇考上同一所大学,但她也知道这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男生鼻梁高挺眼窝深邃,被汗濡湿的碎发贴在额前。


  他的皮肤真好啊,白皙细腻,连毛孔都看不到,夏星河感叹道。


  “苏遇,我重吗?”


  “不重。”就脸上还有点肉,生气的时候像只小仓鼠一样尤为明显。


  “你别太难过了,今天宋老师说的只是气话。”


  夏星河想了想,有些笨拙地安慰道,“你要兼顾竞赛和高考,本来就很不容易,十二月就要比赛了,熬过去就好了,何况虽然大家都叫你苏神,但是你也是血肉之躯,是个人都会有累和疲惫的时候,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了,你永远都是我们心中的第一名。”


  苏遇听了她的话,觉得仿佛有电流经过全身,这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他有些茫然。从小到大,妈妈说读书改变命运,一定要力争上游;宋老师说你是我见过最聪慧的学生,要珍惜天赋,更加努力。


  夏星河还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从家里的新养的萨摩耶讲到班上的八卦。


  苏遇一直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因为太累了还是没有心情跟她聊天。


  到了医务室,苏遇把夏星河放了下来,医务室大门紧闭,门上挂着暂时离开的牌子,苏遇的面色越来越沉。


  他掏出了兜里的老式手机,拨通了上面的电话。“喂,您好,医务室为什么没有人?”


  “还在吃饭呐。”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嘈杂,“怎么了吗?”


  “没人值班?”苏遇看了一眼夏星河的伤口,声音低沉,“我同学摔伤了。”


  按学校的规定来说,医务室是一定要有人值班的,但是非上课时间学生几乎都不在校,没有人多少人会来医务室,那些工作人员也就越来越懈怠了。


  “等等呐,还有……”


  “等不了。”苏遇利落地打断了他,声音有些高。


  这是苏遇离开夏家之后夏星河头一回看苏遇发火,心里有些发怵,伸手下意识拉了拉苏遇的衣角,就像小时候一样。


  苏遇在心烦意乱中侧头一看,看见夏星河的眼睛中有惊恐的神色,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激了,声音放软了些,“我同学她伤得有些重。”


  电话那头的人似在斟酌,问道:“班级、姓名。”


  “理科零班,苏遇。”


  “噢,零班的苏遇啊。我跟你说,门口旁边的信箱门是虚掩的,你轻轻一拉就能打开,里面有一把医务室的备用钥匙,你带着你同学进去之后可以看到柜子上有医药箱,里面有双氧水,你先帮她清洁一下伤口,我在食堂现在就过来。”


  那人顿了顿,继续说道:“本来是不能说的,知道你们是零班的学生之后才说的。”


  “多谢。”


  苏遇依据那人的指引找到了双氧水和医用棉签,他把东西准备好之后对夏星河说:“会有点疼,忍着。”


  女孩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双氧水接触伤口的那一瞬间,夏星河还是没忍住喊出了声,她疼的直抽气,“好疼,轻点儿。”


  苏遇握着医用棉签的手顿了顿,近乎温柔地用棉签小心翼翼沾去伤口上的脏东西,就像对待一道高难度数学竞赛题目一样认真。


  夏星河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苏遇扑扇着的浓密睫毛,她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甜,突然觉得今天平地摔跤也不是那么倒霉。


  “还疼吗?”


  夏星河乱七八糟的思绪被苏遇打乱了,随口回了句:“还有点。”


  过了一会儿,夏星河感受到了伤口处传来了一丝丝凉风,她看到苏遇竟然在向她的伤口吹!气!


  夏星河简直目瞪口呆,这人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是被宋平骂了之后受到刺激了吗?


  惊异过后,悸动与甜又如同潮水般涌入她的心底,一浪高过一浪。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医务室一片岑寂。


  校医推门而入的时候愣了一下,他后退几步,看了看门牌,是医务室,没错。


  男孩在女孩面前蹲下,夕阳斜斜照进房间,给两人身上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男孩清隽俊朗,女孩可爱甜美。


  现在学习好的学生都这么好看吗?零班随便一来就是俩帅哥美女。


  校医咳了咳来彰显自己的存在,苏遇起身,把手上的双氧水递给了校医,站到了校医的身后。


  医生可就没有苏遇这么温柔有耐心了,疼的夏星河龇牙咧嘴。


  回去的时候正值学生们来上晚自习的时间,人来人往的,苏遇也不太好背着她,好在伤口包扎之后走路不会太疼,夏星河跟在苏遇后面一步一拐走回了教室。


  “苏遇,今天谢谢你。”夏星河对着前面的人说。


  “你是因为去帮我买饭才摔跤的,这是我应该做的。”苏遇头也不回的说。


  这人……男人变脸如翻书,仿佛在医务室的温柔都是错觉。


  不,本来就是错觉吧,夏星河无奈地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