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从小被肉H师徒 打开双腿扒开打肿

老赵直接去了村长家,村长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来人是他,眼中没有半点的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


“我想知道后山的废墟是怎么回事。”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723005156.jpg


村长坐在椅子上抽了好几口旱烟,用苍老而浑浊的双眼看着他。


“本来这些事情不应该告诉你这个外地人的,不过我听守义说你跟搬走的赵家有关系,那这些事情也确实应该让你知道,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老赵早料到对方不会好心告诉自己,神色很是平静。


面对他的询问,村长更沉默了,整赵脸上像是蒙上了灰尘,越发显得苍老:“我知道你会治病,你们赵家的人都很擅长医术,我要你帮我给个人治病,我带你去见她。”


老赵跟在他身后,原以为他要带自己去房间里,没想到村长竟然带他去了地窖。


还没进去,老赵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铁链在地上拖动发出的声音,还有沉闷的咳嗽声,里面锁着的是个人……


老赵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村长,问道:“这里面锁着的是什么人?”


“你进去就知道了。”村长似乎并不希望有多余的人知道地窖里锁着人的事,说完,谨慎的扫视了周围一遍,打开门走了进去。


地窖一般是农村里的人用来存放东西的,味道并不好闻,可老着实没想到会难闻到这种地步。


刚往里走了两步,浓郁的腥臭味迎面扑来,饶是老赵也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他挥挥手把气味扇开些,扭头看着村长。


“你不会把人锁起来后,就再没让她出去过吧,这里面臭得,比厕所的味儿还重。”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你只需要给她治病就行了。”村长面色一沉,冷冷的说了句,点燃了一边的煤油灯。


昏黄的火苗照亮了下狭小的空间,老赵才看清被锁住的是个大概二十三岁的年轻女人,她背对门口蹲在墙角,时哭时笑,有时还会狠狠咬自己的手,像是在撕咬自己的仇人似的,明显已经精神失常了。


这是大多数被拐卖的女人都会患上的疾病,她们几乎都是被迫离开自己的亲人,强制性的被人贩子卖给山区里的男人做老婆。


在这种偏僻落后的地区,她们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因为只要她们有那个念头,就会遭到毒打,甚至会跟眼前的女人一样被链子锁在漆黑的屋子里,直到认命才有出去的机会。


老赵无声叹了口气,心中对她充满了怜悯,却没有立刻出手相救的念头,倒不是他冷漠,而是贸然动手只会让他们陷入危机。


毕竟女人的脑子坏了,做事没有理智可言,全看她当时的心中所想,这种情况下想要悄无声息的从村子离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再则他眼下还有问题需要村长为他解答,现在搞出点动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对不住了。”望着女人在心里无声的向她道歉后,老赵清了清嗓子,面色如常的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村长恩了声后,拉了拉铁链,用命令的语气道:“过来。”


女人很怕他,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双手胡乱在地上拍打着,嘴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我不要”


村长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老婆死得早,没给他留下一儿半女,好不容易凑齐钱买了老婆回来却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这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的年纪大了,要是再生不出儿子,可就要绝后了。


“你个臭婊子!”咬着牙关骂了句,村长拉着铁链猛地一拽,硬生生把人给拖了过来,提在半空中,道:“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像挨打了?”


脖子被项圈勒住,女人喘不过气,双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死命的抓挠着,希望能脱离此时的处境,发现只是徒劳后,强烈的求生欲令她伸手在村长的脸上狠狠的抓了把。


“啊!”村长吃痛,惨叫一声松开手,捂住自己脸上那道血淋淋的伤口,双目赤红的瞪着她:“好啊,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老赵原以为长只是说说而已,见他环视了周围一圈,拿起放在一边的石头,作势要往女人的位置砸了过去,吓得后背出了声冷汗,赶忙出手阻止了村长。


“您冷静点,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再过不久您就要退休了,在这个节骨眼弄出了人命不太好吧?”


村长这会儿已经被气昏了头,哪里能把他的话听进去,手往前一松,将他推开,面容狰狞的看着吓得缩到了墙角瑟瑟发抖的女人,一脸的不在意。


“反正她只是我买来的媳妇,要是真等死了,拖到山里去埋起来,有谁会知道?”


老赵听完一怔,难怪有句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毁了个女孩的人生不说,竟然还把对方的命看得如此不值钱。


一瞬间里,他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打消村长的念头,之后再想办法把人给救出去,继续把她留在这种鬼地方,谁晓得等警察来的时候,人还在不在?


而且女人的脸上虽然满是污垢,可他刚才仔细瞧了瞧,她的五官都很精致,是个非常标志的美女,这么漂亮的姑娘死在这种地方真是太可惜了。


收回思绪,老赵一抬头,就发现村长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女人的身边,石头高举在空中。


老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却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勉强冷静下来,记起带他来这里的原因,赶忙大声喊了句。


“村长你不是带我来给她看病的吗,她死了我给谁看去?”


听到他的话,村长也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当即把锄头丢到了一边,许是觉得心中怒火难消,狠狠踹了她几脚才退回到老赵的身边,讨好的笑了笑。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这个臭婆娘倔得很,到现在都不肯乖乖听话。”


老赵生怕他会再度对女人下狠手,点了下头,赶忙转移了话题:“咱们先不说这个了,先看病要紧,我那边可脱不开身,不能够在这里耽误太久。”


村长一听,顿时急了,赶忙把原因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赵:“我买她回来就是为了生儿子,可她好像不行,一直怀不上,本来我是想偷偷带她去做个检查的,正巧你有求于我,我就...”


老赵听完不禁觉得一阵好笑,这问题哪里是出在女人身上,根本就是村长年纪大了,精.子活性不够,没有办法受孕,还真是愚昧无知害死人啊。


只是看到吓得抱着膝盖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女人,他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顺着村长的话往下道:“可能性很大,保险起见我帮她检查下,不过她这个样子我没办法检查,先把人弄出去收拾下。”


“这不行,再没生下儿子前,她不能够踏出这里一步。”


村长连连摇头,女人刚到这里来的时候逃跑了好几次,虽然关了她这么久也该老实了,但谁知道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


万一这病没看成,人还跑了,他到时候跟谁哭去?


这种情况在老赵的预料之中,他以前住的村子也有人买老婆,价格大多在三万到十万之间,差不多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


因此一旦人跑了,那些人并没有能力买第二个,所以一向会把人盯得很严。


不过,老赵也不会轻易放弃,想把人顺利救出去,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让她离开牢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