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婷婷系列小说 爽?好舒服?快?深点污

月儿咯咯笑这,蹦蹦跳跳像只飞舞的蝴蝶。


        李坏一惊奇,小丫头还学会调笑他了:“要采也先采你这朵小百合啊。”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768005156.jpg
        魏雨白没听过笑傲江湖,所以不知道采花贼是个什么意思,月儿却一下子红了脸,连忙跑开几步:“世子不是说我还小呢,你看魏姐姐已都已经开得那么漂亮啦…”

        “你们再说什么?”魏雨白一头雾水的问。

        李坏摇摇头:“讨论一个哲学问题,走走走,先去采花。”说着糊弄过去。

        秋儿本来也想来,只不过她忙不过来。

        秋儿在府中的地位逐渐体现出来,以前只是严毢账房请她清账,现在家里的各路铁匠、木匠,听雨楼的严昆,酒窖的固封,里里外外都来请教。

        毕竟只要涉及工程就会有大量计算,而且这个年代连圆周率都还没人能准确算出,很多东西只能靠着经验和尝试,会白白花费大量无用功和钱财。

        但有秋儿在就可以省去那些不必要的尝试和估计,因为数学计算从不出错。

        要铸锅,报上灶口的大小尺寸,锅要铸多深,秋儿就能告诉铁匠锅直径该是多少;造酒笼,只要说好要能装多少斤粮食,底锅的大小,秋儿就能告诉他们用多长的木材,开口多长,直径多少;打地基,只要说好坑口大小,秋儿就能告诉他们大概要多少沥灰砂石。

        最神的莫过于一次王府小会。

        李坏从一个多月钱基本每十天左右会把王府里所有重要人物召集起来,包括管理听雨楼的严昆;掌管王府安保系统的护院头子季春生;管理家丁下人的严申;王府总管严毢;管王府厨房伙食的严炊;管酒窖的固封;管马厩的严驹都叫起来开个小会,无非汇报汇报最近的情况,问问有没什么什么问题需要解决。

        这种做法更多的是出于心理上的考虑,能够让王府这个团体中的人更加熟识,有利于增强凝集体聚力,产生集体荣誉感。

        李坏每次都会带上秋儿旁听,除去严毢,其他人多少不理解,毕竟这是王府内部大事,世子让一个贴身小丫头知道不合适,不过也不敢明说,但也有人私底下跟他隐晦的说过。

        结果几天前年尾的小会上严昆就提出一个问题,他发现酒楼里的猪肉类菜品红烧肉、粉蒸肉、梅菜扣肉等只要降一定的价格就能多卖出一些,可随之问题,也来了。

        多卖是好事,说明赚得多,可多卖的同时也降价了,每盘都降算下来少的钱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他尝试好几次,有的时候比之前赚,有的时候比之前亏,降少了卖得不多,降多了单价又低了,所以左右为难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众人听了也是头大,最后拿出的主意都说让他多试试,试个一年半载就知道什么价格合适。

        李坏顿时明白怎么回事,具体的问了他尝试的那几次分别降了多少,多卖了多少,批发猪肉的价格,每盘菜原来的价格,然后看了看秋儿,秋儿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然后文文静静的心算一会儿,立即告诉他该降多少才能让听雨楼赚得最多。

        众人都看向突然插嘴的她,眼中都是不相信,李坏力排众议让严昆就照秋儿说的做,结果听雨楼之后几日果然比之前更赚钱,每日利润几乎多了三成有余!一个月下来就要多二百两左右的银子啊!

        严昆这下彻底惊呆了,匆匆带着礼物上王府拜谢秋儿,还说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之类的…

        这件事也在王府中快速传开,而且越传越神,说得神乎其技,王府高层也开始对那个总是站在世子身后文文静静的小丫头刮目相看,肃然起敬,这特么简直就是测算吉凶,说断风水的半仙啊,这都能说准!从此各个对她又敬又畏。

        其实一开始听到严昆说的时候李坏已经反应过来,这就是个常见的利益最大化的问题,一元二次方程可以求解,方程的图像是抛物线,而且这个问题的开口肯定向下,可以找出一个将利益最大化的最大解来。

        秋儿当时也一听就明白,所以李坏才放心让她来说。

        这个道理其他人是不明白的,也说不清,只会被当成算命先生、半仙神算之类玄学的东西,但他和秋儿心底都明白,这是数学改变世界,知识改变命运。

        经历那么多事后,秋儿在王府的威望很高,很多时候大家要是有难以决断的事都会来请教她,严昆、严毢还有那些个工匠就算了,就连固封要发酵粮食都来请秋儿给他算日子…

        李坏当时就脸黑了,还真把他的宝贝秋儿当算命的啦!当时就把那老头轰了出去。

        数学很有可能是宇宙共通的语言,很多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

        李坏带着月儿和魏雨白来到王府后山,这片荒山面积很大,依旧属于潇王府地界但没被开放,潇王尚武,在世时喜欢用来跑马。

        潇王去世之后就没用来,荒山上满是腊梅,有白色的还有黄色的,的梅园中采了一小篮子的腊梅,都是黄色的。大多都是他和魏雨白采的,月儿像是欢快小鸟,穿梭在花林间,她好不容易这么高兴李坏只是欣慰的看着,也不打扰他,小丫头累了自会跑回来。

        然后他提着另外一个篮子和魏雨白在马厩外挖了一篮子的土。

        月儿和魏雨白都不明白他想干嘛,又是采花又是挖土的。

        “世子,花这么香可以采回去做梅花糕,可挖土干什么,还要在这又脏又臭的马厩边上挖。”月儿歪着小脑袋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