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的大蛇根 蛇和人不可描述

何妍迟疑了一下,这才伸手去接那手机,目光留意了一下他的手,很干净,指节修长,很像是读书人的手。她心中的疑惧又减少了点,从他掌中拿过手机,拨通了手机上的号码。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05405156.jpg


        手机里传来彩铃的声音,等待的时间不长不短,于嘉在那边接了电话,她的回答和傅慎行大概一致,年轻女孩只是像是有点紧张,声线听着都有些发紧。怕主讲这个毛病很多学员都有,自小养成的了,即便是进了高级学园一时半会都改不掉。

        何妍习以为常,简单询问了一下她的病情,又温声安慰了她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抬头时,傅慎行就站在对面似笑非笑地看她,那张脸依旧是叫她心生畏惧,她微微抿着唇,把手机递还给他,“傅先生,您跟我去总部领一下申请表吧。”

        她带着他去领退学申请表,又告诉他还需要准备什么材料,“医院病情诊断意见和退学建议,申请表也要于嘉自己签字,到时候您把这些东西和申请表一同给我拿回来,我再带您去找园长签字。”

        傅慎行轻轻点头,又问她“何主讲,可否留你一个手机号码?”

        何妍有些迟疑,说道“您可以打我办公室电话。”

        傅慎行笑了笑,没再坚持。

        出于礼貌,她把他送出了办公室,临分别时,他却突然问道“冒昧问一句,我长得是不是很像另外一个人?”

        她被他问的一愣,他又继续问下去“您很怕那个人,是吗?他伤害过您?”

        何妍外柔内刚,性情一直很好,可此刻却也忍不住想恶狠狠地回他一句“干你屁事!”可她的涵养不允许她这样做,于是她只轻轻扬了眉,装作没听清他的话,问他“嗯?您说什么?”

        傅慎行勾唇笑了笑,伸过手来和她握手,“我说再见,何主讲。”

        何妍依旧对眼前这个男人有着本能的畏惧,她把手搭到他的掌心,刚一触及就立刻迫不及待地抽走,“再见。”

        他笑了笑,却没说什么,只转身离开。

        一个下午她都有些心神不宁,梁远泽打过几个电话来问她的情况,快下班时更是直接开车来了学园接她,幸福感压下了何妍心中无名的恐惧,她拎着皮包下了楼,上车时又忍不住向未婚夫撒娇“我车子怎么办呢?”

        “留在学园。”梁远泽回答。

        她又明知故问“那我明天怎么上班呀?”

        梁远泽学着她的强调“明天我送你上班呀。”

        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了,她沉默一会儿,忽地没头没脑地说道“远泽,我想继续学习,我不想一直做主讲。”

        她只才有硕士学位,要当高级学园讲师起码要读完博士才行。

        梁远泽对她的一切选择都持支持态度,闻言道“好啊,想去哪个学园?用不用我帮你联系导师?”

        何妍摇头,“我还是回以前求学的学园,继续跟我主讲念好了。”

        既起了这个心,她第二天就给主讲打电话征求意见,主讲一听她肯深造也很高兴,直接要她参加明年春季的入学考试。此时已到了九月中,报名时间就在十月份,突然间就有很多材料要准备,她顿时觉得忙乱不堪,只得求着梁远泽帮忙。

        两个人挽了袖子一起上阵,晚上整理资料的时候,他突然一本正经地和她说“妍妍,咱们加把劲,赶紧怀上宝宝吧,这样等你明年参加入学考试的时候就能带着咱孩子一起去,这也算胎教!”

        她愣了一愣,竟觉得这主意实在不错,两个人立刻丢下手上的材料,兴致勃勃地爬上床去。

        接到那个电话是在一周后,她正在跑读博的事情,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她怕是学屋里学员又闹出了什么事情,忙就接了起来。

        “你好,何主讲。”

        是个男子低沉的声音,带着夏日里难得的一丝沁凉,何妍头皮紧了一下,声音里带出不自觉的僵硬,“您好,傅先生。”

        “你记得我的声音,何主讲。”傅慎行说。

        何妍无意与他闲聊,只道“傅先生,于嘉的材料什么时候能交过来?学园里有规定,退学申请需要在开学两周之内提出的。”

        “我刚刚出了你的办公室,何主讲,你的同事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我只得给你打手机。”傅慎行说,停了一停,又解释道“手机号码是从于嘉那里要来的。”

        按学园规定,辅导员是要坐班的,不过辅导员经常会因学员的事情到处跑,学园管得也不怎么严,所以何妍经常不请假就溜出来办私事。她与他商量“很抱歉,我这会儿在外面。这样吧,您先把材料留在我办公室,可以吗?”

        “不太好。”他拒绝得很干脆。

        何妍被噎了一下。

        他又说道“我明天就要出差,近期都不会在南昭,何主讲,能不能请你现在就赶回来,我在学园等你。”

        他这话说得就有点不客气了,可何妍轻易不愿和学员家长起争执,再加上这事本身她就不占理,她想了想,应道“那您等我半个小时,我现在就回去。”

        她开了车往回赶,把车子停到办公区楼后的时候,时间刚好过去半个小时。她刚下车,路边一辆黑色轿车里就钻出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来,扶着车门叫她,说道“傅先生在这里等您。”

        那车一看就知价值不菲,再加上那个像是保镖的壮汉,这架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物。她愣了一下,迟疑着走上前去,车子的后窗玻璃缓缓落下来,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面庞,傅慎行向着她微微颌首示意“何主讲,你好,你很准时。”

        何妍心怀戒备地打量他,仔细看去,他长得与那个凶徒并非完全一样,他的面庞更精致,五官清隽,目光平和,眼角眉梢上都透着一种良好出身所养出来的淡然,毫无半点阴狠冷厉之意。

        “很抱歉把你叫回来,只是我明日就要出国,短时间无法回来,所以想今天就把手续给于嘉办完。”傅慎行说道,示意助手把文件袋给何妍,“请看一下是否还缺什么东西。”

        她把文件袋里的材料检查了一下,“您得跟我去找园长签字,然后才能送管理处批。”

        傅慎行点头,助手忙上前替他来开车门。她才注意到他今天穿得很是正式,西装严整,气质矜贵,很像是那些能够登上杂志首页的财经巨子。像是注意到她的打量,他漫不经心地解释“刚参加完一个会议。”

        他随着她一同去办公区,走在她旁边,很随意地闲聊“何主讲看起来很年轻,高级学园刚结业吗?”

        她其实已经二十七岁,读书又早,研究生结业都四年多了。不过她没有与他聊天的兴趣,于是只礼貌地扯了下唇角,露出一个不能再浅淡的微笑,回答“不是。”

        她走得很快,甚至比身高腿长的他还要快半个身位,上楼时更是迅速,几乎都变成小跑。等她走到楼梯拐角处时才意识到他没跟上来,忍不住有些诧异地回身看他。

        他还站在楼梯下,抬着头淡淡看她“何主讲,我没那么赶时间。”

        何妍有些尴尬,也察觉自己的表现有些过了,可她实在是怕他,哪怕明知道这人与凶徒毫无关系,可只要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这个人,她就控制不住恐惧。她能和他正常的对话,忍住不尖叫或者逃走,这已是她百般努力的结果。

        她没说话,只站在拐角处等他。

        他不紧不慢地走上来,走过她身边时突然说道“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这样怕我。”

        “您误会了。”她低下头不去看他,停了一下又解释“是我还有事急着去办,忍不住有点着急。”

        “哦,这样。”他轻轻点头,又道“很抱歉,何主讲,叫您丢下自己的事情专门跑回来。”

        她勉强自己露出微笑,“应该的,这是我的工作。”

        事情倒是办得也顺利,园长正好在家,而傅慎行准备的材料也都齐全,大笔一挥签下名字,何妍就领着傅慎行从办公室里出来了,“把申请表送到学园管理处,等着管理处核批就行了。”

        两人走到楼外时,傅慎行的车子已在路边等候,他转头看她,礼貌地问“管理处离得远吗?坐车是不是要快一点?”

        学园管理处离着办公区的确有些距离,可她不愿意与他这样一路并肩走过去,更不愿意与他坐进一辆车里去。她抿了抿唇角,想出一个不错的办法,“您上车吧,沿着这条路直走,两个路口后左拐就是学园管理处大楼,很醒目。您在楼口等我,我去开自己的车,交完表出来正好去办事,这样节省时间。”

        傅慎行没有反对,何妍去楼后开车,到管理处楼下时,傅慎行已站在楼外台阶下等候,长身玉立的模样吸引了不少学员的目光。她匆匆走过去,轻声招呼“走吧,傅先生。”

        有她领着,事情办得很顺利,管理处那位年轻的女主讲眼睛都快要粘到了傅慎行身上,又趁着他办手续的空,把何妍扯到一旁偷偷打听“这男人是谁?长得可真帅!”

        傅慎行似是有所察觉,向她们这边瞥了一眼,轻轻勾了下唇角。这风姿绝绰的一笑引得旁边女主讲恨不得扑上去跪舔,更是紧紧地扯着何妍的胳膊不肯松手,“快,有联系方式吗?把他手机号给我!”

        何妍有点哭笑不得,她接过傅慎行电话,自然算是有他的手机号,不过,没有经过他允许就这样把号码告诉陌生人,似乎也不太合适。

        同事摇着她的胳膊央求“何大美女,拜托了,你都是有老公的人了,这样的机会一定要留给我们这些单身狗!”

        “这是学员的表哥,我也不认识,你自己过去问。”说着,她忽地心中一动,又偷偷给同事出主意,“要不你就以公谋私留下他联系方式,等申请批了,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取,剩下的事情不用我教吧?”

        按照惯例,申请批了之后是要先返给学院,然后再由辅导员联系学员。同事有点扭捏,问她“合适吗?”

        她抿嘴笑,轻轻用肩撞了撞同事,“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就当是替我干活了!”

        那边傅慎行已经办完了相关手续,转身往何妍这边看过来,她一本正经地问身边的同事“还有什么事情吗?”

        同事清了下嗓子,“呃,留一下委托人的联系方式吧。”

        傅慎行笑笑,在纸上写下手机号码,递了过去。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