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都是我的种第一章 小说h 东北乱大炕性事

“请放了我,我兜里有钱,你都拿走吧。”刘诗颤抖说道,心里残存着一丝希望。

 

http://xs.megoq.com/images/15592100005156.jpg

  “嘿嘿,”男人jiān笑了一声,说道:“我可不缺那两个钱,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让我泄泄火吧。”

  说着,他的手开始在刘诗身上粗暴地揉摸起来。

  “不,请别这样……”刘诗急了,双手推搡刀疤脸。

  男人自顾自地动作着,刘诗的推搡根本不起作用。

  木条窗户透进的微弱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勾画出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杂的男人剪影和他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

  “啊,怎么是他?”刘诗想起自己在火车上被这个刀疤脸骚扰时的情景,心里是一阵惶恐。

   “哈哈,”刀疤脸愣了一下,突然狂笑起来:“老子真他妈走运,老子最恨安保公司的人了,没想到你今天倒是送上门来,哼,老子今天正好开开荤,尝尝别人老婆的味道!”

  说着,他手上加劲捏揉起来。

刘诗又气又急,脑袋在稻草上转来转去,躲避刀疤脸那张酸臭的脸,但刀疤脸还是张口叼住了她的嘴唇,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

  刘诗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身体拼命扭动,想将刀疤脸甩开,但她的扭动不仅徒劳,而且加剧了两人的身体摩擦。

  刀疤脸感到身下那个丰满温暖的躯体在不断地蹭着自己,yù望之火猛烈地燃烧了起来,便扯着刘诗的裙子,想将它从头上脱下来。

  然而,刘诗死死拉着不让他脱。

  “我靠,你这个臭娘们!”刀疤脸恼了,怒喝一声,拿起手里的刀子chā进连衣裙下摆,往上一挑。

  嗤……!

  一声脆响,刘诗的裙子被割裂开了。

  刀疤脸双手拉着裂开的两边。

  哗啦!

  一声脆响,刘诗身上连衣裙被撕成了两半。

  刘诗惊呆了,双手死死护住胸部,惊恐地看着刀疤脸手里的刀。

  “哈哈,老子在火车上就盯上你这个骚娘们了,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借着微弱的月光,刀疤脸看到刘诗雪白细嫩的肌肤,心里一阵狂跳。

  他一手抓住刘诗的两只手腕,将她的手臂拉高,另一手执刀chā进了胸罩的两个罩杯中间,也是往上一挑。

  嘣!

  又是一声脆响,胸罩从中间断开。

  刀疤脸把刀往旁边的草堆上一chā,伸手拨开刘诗胸罩。

  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胸部,月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

  “我的妈啊!”看到这美艳的场景,刀疤脸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

  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大手握住左胸,猛地搓揉起来。

  刘诗惊恐地被割开身上的衣服,胸部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又羞又恨,于是,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雪白的身体暴露在一个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玩弄,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她身上了。

 刘诗着急了,挣扎着想爬起来,但男人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她的裙子被掀到腰上,刀疤脸的手撕扯着她的内裤,就这样,刘诗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溃了。

   刘诗眼角泪光闪烁,她痛苦地张大嘴巴呼吸压低声音呻吟着,随着他的撞击把头扭向一边。

  刀疤脸强壮得象头公牛,双手撑在地上,卖力地挺动下身。

  刘诗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悲愤和羞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刀疤脸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呜呜……”刘诗没有回答,只管捂着脸悲伤地抽泣。

  “得了,别哭!”刀疤脸威胁道:“再哭,老子就弄死你!”

  刘诗吓得直打哆嗦,顿时止住了哭泣。

  刀疤脸从刘诗身上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诗哭着坐起来,想起自己刚才被这个邋遢的刀疤脸强暴时的情景,顿时感到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呕吐冲动。

  淡淡的月光透过木条窗户照进这间柴火房。

  刘诗赤luǒ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非常诱人,她的眼神呆滞,满脸泪痕,头发蓬乱夹杂着几根稻草。

  呆坐了半天,刘诗勉强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提着行李箱,拖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晃晃地朝自己家小区那幢楼的方向走去。

  回家后,发现丈夫刘建刚不在家,女儿刘诗曼也在她那间闺房里熟睡了。

  为怕女儿发现自己这副狼狈相,她没有前去女儿的房间里将她叫醒,而是将行李箱放在客厅里,走进自己和丈夫那间主卧室.

  随后,她将身上那件被刀疤脸用刀子划破的连衣裙脱下来藏在衣柜里,拿上一套睡衣走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调节好水温,站在喷洒下,让散发着热气的水柱,冲刷自己被刀疤脸糟蹋过的身体。

  她本打算将自己被刀疤脸强jiān这件事告诉丈夫,但想起他是和自己乘

  坐一趟火车从燕京市回到蓉城市的,知道她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

  她心里清楚,一旦刀疤脸被抓获,他在车上与老李之间发生的事情就会被老公知道,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只好咬咬牙,吃下这个哑巴亏。

  洗完澡,刘诗回到卧室,将手机从手提包里摸出来。

  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丈夫刘建刚还没有回家,本想给他打一个电话,又怕他在外面执行任务,也就没有将电话拨打出去。

  于是,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反复闪现出自己这两天在列车上发生的事情。

  不知为何,想到老李的时候总会想起他那庞大的宝贝,这让刘诗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

  一丝丝晶莹的水珠开始在刘诗的神秘处云集……………

赵雯雯起床的时候,刘诗已经将热气腾腾的早餐摆上桌。

  一见到母亲赵雯雯心里就是一喜,急忙上前问:“妈妈,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诗回答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见你已经睡着了,就没有叫醒你,快去洗脸漱口吃饭,要不然,你去上课,就会迟到了……”

  “耶!”

  赵雯雯向母亲扮了一个鬼脸,走进卫生间。

  吃早餐时,赵雯雯见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二人,便问道:

  “老妈,我爸呢?”

  “你爸一大清早就出去了。”刘诗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脸幽怨地说:“别管他,吃饭吧,吃完饭好去上学!”

  “哦!”

  赵雯雯并没有注意到目前的表情,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早餐。

  早餐过后,赵雯雯与母亲告辞一声,便背着书包离开家门,前去她家附近的一个公jiāo车站,乘坐公jiāo车去学校。

  赵雯雯是蓉城一中高三的学生,在班上的成绩平平,却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长相十分出众,是一个标致的小美人:

  她有一头一头长长的秀发,瓜子脸上有一双明媚的眼睛,一副高挻的鼻子,一个xìng感的嘴唇。

  特别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那一对丰满挺立的胸部。

  就好像是天神的恶作剧一样,从小学开始就一直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到现在已经是F罩杯的等级,还有再继续成长的趋势,完全无视于地心引力的丰美胸部,

  同学们给她取了一个“大rǔ牛”的绰号。

不光是来自同龄朋友之间的嘲弄;尤其令赵雯雯感到难堪的,是周遭成熟男xìng的异样目光,不管是学校的老师,公车上的乘客,或者是隔壁的邻居。

不知不觉中,赵雯雯逐渐被上车的人给推到最后排的位置,“咦啊!?”双 间一阵异样的触感打断了赵雯雯的思绪。也许是太过拥挤的缘故,一位站在赵雯雯身后的中年男人,他的公文包尖端紧紧地压迫在赵雯雯的校裙上,位置正好就在两片丰满  的中间。“讨厌,怎么刚好顶在那种地方……”重要的部位被物品紧密压迫的羞人感觉令赵雯雯满脸通红。

  赵雯雯一时没有猜想到陌生异xìng的下流企图,只是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躲过这个令人尴尬的场面。后方的中年男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前方少女羞耻的窘态,手上的公文包非但没有移开,反而毫不放松地随着赵雯雯的动作更加往前推。

  整个公文包塞到了学生裙的下方,从侧面看过去的话,就好像赵雯雯骑站在公文包上面一样。正在赵雯雯对眼前的状况感到手足无措的时候,仿佛要将某种下流的目的传达给眼前的少女。

中年男人开始以微妙的力道向上提起公文包,轻柔,却稳定且执拗地持续挤压赵雯雯未经开发的部位。

当时在赵雯雯羡慕的心中幻想的,是如同童话故事中王子和公主的情结,像公车色狼这样直接大胆,充满侵略xìng的下流行为是她想也不曾想过的。赵雯雯青涩迟钝的反应似乎鼓励了男人的侵略yù望,手上公文包的力道逐渐加大,变换不同的角度,隔着单薄的内裤布料,无情地攻击纯洁的少女隐私部位及逐渐挺立的 芽,下流的意图溢发明显。赵雯雯曾经瞒着父母,偷偷在百货公司买过几件俏丽可爱的内衣裤,但是始终没有勇气穿上,平常上学的时候,制服的百褶裙底下,个xìng朴素的赵雯雯穿的,是一般棉质的白色内裤。棉质内裤虽然舒适保暖,对于陌生男人的猥亵行为却没有丝毫防御作用,随着公文包的顶压挤迫,内裤陷入了少女羞耻部位。

  本来是亲密的贴身衣物,变成了一件黏附在少女娇躯上的道具,不停地随男人的挤压动作摩擦着主人柔软敏感的地方,将情yù的官能信号送进青涩女中学生的身体中。陌生男子的猥亵动作虽然让赵雯雯感到厌恶和惊慌,但是紧接而来的感官冲击使赵雯雯陷入一阵迷惘与困惑,软化了刚刚萌芽的抵抗意识。

  未经人事的少女隐私部位在下流的玩弄下逐渐渗出温热蜜液,象征清纯女中学生的纯白内裤紧密黏贴在身体上。

  从隐私部位传来的快感电流顺着脊髓传遍全身,逐步侵蚀

从下流动作所得到的快感余韵还残留在体内,到底刚才是不是真心希望色狼住手,这一点现在的赵雯雯自己也无法肯定。“呼……不管怎样,好像没事了……”正当赵雯雯以为结束了的时候,一只厚实粗大的手掀开了学校的百褶裙,贴上了自己的 部;执着的猥琐男并没有放弃到手的诱人猎物,反而继续采取更进一步的大胆行为。与之前利用公文包轻柔摩擦的手段不同,男子以粗暴的方式揉捏赵雯雯的双 ,强而有力的五根手指深深地陷入  之中,就好像是要测试少女 部的弹xìng一样,恣意将手中柔 捏挤变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