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公交车上*晓雯与明德第二部分

  她隐隐约约记得那条大黄狗脖子上有牵引绳,还有铭牌,好像是有主人的……如果狗狗的主人知道宠物出事故,该多心疼啊。


  傅明琛收回视线不敢再去看大黄的惨状,双手用力握紧方向盘拐了个弯,车转进另一条街道,他说:“不用,那狗跟我们无关。就算死了,也不是我们的过错。”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843005156.jpg


  秦悦颜转头看向傅明琛冷峻的侧颜,攀着他的手默默收回。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傅明琛有些冷漠过头了。


  傅明琛却在秦悦颜退缩的最后关头牵住了她的手,他单手将车停靠在路边,转头专注地看着她,安抚性地轻拍秦悦颜的肩膀,说:“在车里等我一会儿。”


  秦悦颜愣愣点头:“……哦。”


  几分钟后,傅明琛从附近的便利店出来,拉开车门坐上去,递给秦悦颜一瓶热牛奶。


  周安不安的时候会喝热牛奶。


  傅明琛一只手掌包住握着牛奶瓶的秦悦颜的双手,另一只手单手拧开瓶盖,“热牛奶有助于缓解紧张,要是这几天你还是觉得不舒服,我带你去和心理医生聊一聊。”


  秦悦颜目光飘忽在傅明琛温暖干燥的手心,感觉自己头顶在汩汩汩地冒热气。


  他主动抓我的手了欸……


  他说带自己去看心理医生,他会不会太大惊小怪了……那也是因为关心自己呀!


  秦悦颜点点头又立刻用力摇头,脸颊微红,“我没有受到太大惊吓啦,就是莫名对狗狗的主人有点愧疚……”


  车内温情时刻,此刻商场门口,周安正焦急地询问路人是否有看见过她的大黄。


  “姑娘那大黄狗是你带来的呀。”八卦的大妈本想拿出手机拍摄的视频给周安看,注意到她失焦的眼睛后,大妈只好绘声绘色地描绘刚刚的画面。


  大妈:“你的狗一直咬着一男人的腿,把他女朋友吓坏啦!”


  周安失神地说:“大黄不会随意伤害人的……她很乖很讨人喜欢……”


  大妈:“后来呀你的狗就被保安棍棒伺候,它跑了。”


  “周安!”


  张凤洁追过来的时候,周安正在去商场保安室的路上。大黄犯的错她承担,赔偿她付,只希望商场工作人员能够配合找回她的大黄。


  “大黄她不见了。”周安转头,微弱的声音在寒风中破碎凌乱。


  张凤洁追上她,不忍心地开口对她说:“我刚听人说,停车场出来的那条路出了事故,撞死了一条狗。”


  周安手撑着墙,沉静很长时间后,她缓慢说:“带我去看看吧。”


  张凤洁:“好。”


  或许出事故的不是大黄呢,张凤洁在心底祈祷。


  他们到事故现场的时候,交警正在处理狗的尸体。道路一侧摆了安全警示牌,那其中有一只瘫倒在血泊中的大黄狗,鲜血在寒冷的天气冒出蒸腾的热气,是刚出事的。


  血腥味浓郁,周安感觉头晕晕乎乎的,她张了张嘴,艰难发出声音问张凤洁:“是我的大黄吗?”


  大黄的身形太好认了,血泊之中的铭牌也昭示着死者的身份。


  张凤洁看一眼便知道:“……是大黄。”


  周安有一瞬的失魂,她茫然地眨了眨泛着水光的眼睛。


  张凤洁原以为周安会大哭会倒下,但周安只是平静地站在大黄的尸体旁,眼睛里蓄满水,滚落。


  周安抬手抹掉眼泪,呢喃道:“我要带大黄回家。大黄,我们回家了。”


  张凤洁将周安带到交警面前,周安亲自和他们交涉。


  交警见狗的主人是个年轻的盲人女孩,内心动容,简单地走了走流程就让他们带走了亡狗。


  宠物医院来的人将大黄装进特制的容器,周安和张凤洁陪同。在送大黄去火化的路上,周安给傅明琛打了电话。


  第一次没有人接,第二次依旧。


  傅先生在忙工作吧。


  她自己也可以处理的。


  周安放下手机。


  一切处理结束,周安带着大黄的骨灰盒回到嘉宁公馆。佣人们从张凤洁那儿提早收到了大黄去世的消息,都不敢上前安慰周安,怕她们越安慰周安越难过。


  周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躺在床上,拉起被子盖过头顶,闭上眼,眼泪就顺着眼角流向双鬓。她在很安静地哭。


  周安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明琛轻轻掀开了蒙在她脸上的被子,声音极尽温柔:“安安,难受的时候要哭出来。你这样要闷坏身体的。”


  周安偏头,睁着红肿的眼睛望向声音的方向,“傅先生,大黄没了。”


  “……我知道,姜姨告诉我了。”傅明琛别过头,低声说:“对不起,你联系我的时候我在工作,没能第一时间陪在你身边。”


  “没关系的,”周安轻轻摇头,依旧站在傅明琛的角度善解人意说:“没关系的,我知道您很忙,您的事情比较重要。”


  傅明琛怔愣了一瞬。


  他的事情比较重要么?他的什么事情?在周安伤心的时候勾引秦悦颜,攀附上沈家好夺权吗?


  傅明琛很想给自己扇一个巴掌。


  “安安,”傅明琛此刻极力想将周安从难过的情绪中拉回来,弥补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他握住周安冰凉的手,放在掌心捂热,想了想说:“明天我们去逛宠物店吧,我带你挑一只比大黄更乖顺更聪明的导盲犬。”


  周安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安安?”傅明琛不明白周安为何突然不回答他了。


  “傅先生,”周安牵起嘴角,笑得悲伤又灿烂,“大黄在成为导盲犬之前,她早就是我的家人了。”


  傅明琛表情僵住,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周安缓缓将自己的手抽出,重新将被子盖住头,透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再乖顺再聪明的狗都不会是大黄了。”


  “我……安安……”傅明琛语无伦次地开口。


  周安:“我不怪您。傅先生您和大黄相处的时间不多,她还没能幸运地成为您的朋友,您说那样的话很正常。”


  傅明琛沉默两秒,说:“好,那你先什么也不要想,睡一会儿吧。”


  傅明琛转身要走时,周安忽然叫住他:“傅先生,你今天喷了其他香水了么?”


  傅明琛脚步滞住,他怔了一秒,转头说:“还是用你调给我的那款,怎么了么?”


  周安的声音淡淡的,却像一把的利刃逐渐切入傅明琛的心脏,“您身上有铃兰和木兰以及玫瑰的香气,有些甜,好像是柔美的女香。”


  傅明琛眼皮跳了一下,心跳快了几分,他温声说:“哦,可能下午带秘书巡视的时候沾上的。”


  他看周安还是闷在被子里,没有再说话,便认真道:“我说的是真的。”


  周安轻笑了一下,说:“我相信您的,傅先生。”


  就算她知道傅明琛以往身上沾上的秘书的香水味没有过这种高级的调香,也从来没有这么浓郁过,但她还是选择相信傅明琛。


  傅先生何必骗她呢?


  如果他喜欢上别人的话,何必留着她,何必对她说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