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 你哭一次我上你一次

  叶凛透过后视镜回头。


  “后面那辆车。”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015405156.jpg

  她回过头,好巧不巧,后面开来一辆新的摩托车。


  颜漫:……


  颜漫:?


  叶凛下车,和后面的人略作沟通,十分钟后,颜漫就坐上了女赛车手的后座。


  然后一路顶着狂风,畅通无阻的回到了剧组。


  下了车,叶凛直奔换衣间,她亦步亦趋地跟上。


  “至不至于!小不小气!”


  “不就是坐个摩托车,还要别人带我!”


  “那她要是没来呢!”


  很显然,对于她的提问,男人只看重结果,没给出回答。


  颜漫仍在后头絮絮叨叨:“不就是跟你坐一会儿,你又不会掉块肉!难道我还会在车上对你做什么吗?”


  说完,她停顿了一会儿:“哦,那确实有可能。”


  叶凛:“……”


  她低下头,嘟囔着,近乎撒娇:“但你也太不近人情了……”


  叶凛转身走进隔间,拉上门帘,下了逐客令。


  “我换衣服。”


  可帘子拉到一半,视线里出现一颗歪着的脑袋。


  她瞳仁很亮。


  “什么意思?”


  “你在邀请我观看吗?”


  “你好热情,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


  他面无表情地将帘子全部拉上,然后换上了戏里的军官制服。


  一身的墨绿,浓稠得几乎化不开。


  叶凛抬手扣好帽子,刚一拉开帘子,座椅上的颜漫就抬了头。


  她诧异道:“你真换好了?你不怕我真的进去看?”


  他低头系着纽扣,大发慈悲道:


  “你想被封杀,可以。”


  “……”


  接下来是一场对手戏,颜漫的服装很好换,没一会儿,她也回到了位置上,开始做妆发。


  叶凛低头翻剧本,在看台词。


  颜漫也看了会剧本,又转头看他:“刚比完赛,你不困啊?”


  又若有所思道:“体力这么好?”


  “……”


  没一会儿,这场戏开拍。


  这是场吻戏,男主半醉不醉,女主想替他宽衣。


  窗外大雨,屋子里只点了几支蜡烛,颜漫就坐在沙发边,抬手帮他脱下外套。


  她身上不过搭了件披肩,随着动作,披肩软软地滑下去,蹭过他手背,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


  四目相对,烛影在她眼底摇曳。


  风声呼啸,男人低眼,视线落在她唇畔。


  “刚偷吃了?”


  “没,没偷吃,”她说,“你没回来,我光明正大……”


  他却并不在意似的,哑声继续问:“吃的什么?”


  “……樱、樱桃。”


  他“嗯”了声,她还想说话,下一秒钟被人抬起下巴,含住了嘴唇。


  烛火摇晃,热气氤氲开他身上的气味,男人眼睑微垂,却没有闭上,眼底似涌动的海潮,翻滚、席卷、雾气迷蒙。


  他的睫毛每颤动一下,都像在她心尖上撩拨。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又很慢,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颜漫迷迷糊糊地转头,听到导演说——


  “小漫,忘记闭眼了。”


  她啊了声,抱歉道:“不好意思啊,没反应过来。”


  “没事儿,刚好之前拍特写,再来一次就行。”


  导演调了调灯光,这才夸奖叶凛:“男主这个状态抓得太准了,太妙了,很有那种恍惚一下,以为自己和妻子还是过去的挣扎感,以及一点点自欺欺人的借酒浇愁,太到位了。”


  何止是到位。


  颜漫想,刚差点都给她迷晕了。


  正要开始吻戏2.0的拍摄,她突然反应过来,看向周璇:“那我又忘记闭眼的话,岂不是可以再多亲一次?”


  她刚说完,叶凛的眼神就落了过来。


  颜漫连忙乖巧笑:“我瞎说的,叶老师,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不存在的。”


  很快,一声打板,第二遍吻戏开始。


  她仰着头,这会儿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雷声来得精准,在他手指抚上她后颈的那一刻,轰隆一声,颜漫身子跟着轻颤了下。


  不知是为雷声,还是为这吻。


  他的吻法极尽缠绵,却又生出些遥不可攀的距离感,她有一瞬间分裂,又被信念感拉回人物中去。


  面前一片黑暗,体感愈发清晰,她能感觉到他是按照原著,轻轻地吮掉自己下唇的樱桃渍,又啄吻她的嘴角。


  呼吸跟着有些急促,睡裙的吊带被人勾在指尖,轻飘飘地拨开,她被放倒在沙发上,他的牙齿像是带刺的贝壳,在海浪中梭巡。


  她伸出手臂,环在他肩头。


  “卡!”


  导演拿着传呼机:“OK了,今天的戏份结束,大家辛苦了。”


  颜漫将衣服整理好,捡起地毯上的披肩,拍了拍。


  盘子里还有两颗剩下的樱桃,她挨个吃掉,把核吐在手心。


  周璇一眼看穿:“你脸好红。”


  颜漫强装镇定,偏转开目光,声音有些飘忽。


  “……废话。”


  叶凛整理完衣服,正在用漱口水。


  颜漫双手撑着台几,有些难以置信:“跟她接吻就回味,跟我接完吻就用漱口水是吧?”


  叶凛还没说话,毕谈先惊讶了。


  毕谈:“他还跟谁接吻了?”


  颜漫:“哦,我随便胡说的。”


  早上出发听了首洗脑的歌,没忍住用那句型造了个句。


  “……”


  “我就说嘛,”毕谈道,“他也没跟别人拍过吻戏啊,我还以为他瞒着我下海了,草。”


  听到这儿,颜漫忽然正色。


  她认真地看着他的经纪人,约定道:“下海联系我。”


  叶凛:“……”


  不过漱了个口的功夫,有人倒是把他的职业生涯都安排好了。


  颜漫见他正要盖上盖子,突然凑过去,问:“能给我也用一下吗?”


  答案毋庸置疑,叶凛旋上漱口水瓶盖。


  可她却在盖紧前一秒,手指攀着他手背,鼻尖凑过去,跟只猫似的闻了两下。


  樱桃的味道窜入鼻腔。


  像是原始的,靠气味侵占领地的动物。


  颜漫偏头笑了下,极具少女感的澄澈眼瞳下,有一点点胜利的狡黠。


  “嗯,是我的味道。”


  *


  晚上回到房间之后,颜漫打开电脑,又在捣鼓视频。


  周璇都被她感动了。


  “你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为了追求自己心爱的姑娘,学习各种技能,想捞最肥美的鱼送给她,结果打捞到一艘都是珠宝的沉船,成了世界首富。”


  “这也是个不错的结局,”颜漫挪动鼠标,“哪本书里写的?”


  周璇:“我现编的。”


  “……”


  颜漫无语片刻,发布了视频,又被自己的才华所折服,收拾了心情去洗澡了。


  洗完澡、敷完面膜,进行了健身打卡,已经是三小时过后了。


  颜漫信心满满,重温了一遍那个视频。


  这次的视频换了新风格,伴随着双击,轻快的乐声传了出来。


  “跟她说睡不着/跟我说困了不想聊”


  “跟她就发宝宝/跟我就打一个问号”


  “跟她就挡大招/跟我就从不放治疗”


  “你把我蒙在鼓里,把别人蒙在被子里是吧?”


  歌词轻快,朗朗上口,是最近传唱度很高的玩梗歌,歌词心酸又好笑,并且很有记忆点,再配合上图片,效果简直拉满。


  颜漫满意得直摇头。


  普通的不嗑,悲伤的不嗑,有趣的总该嗑了吧?


  但由于上两回的“前车之鉴”,她并没立刻打开评论区,稍微做了下心里建设。


  然而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个人页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小红点,显示——


  【你收到了一条新的站内短信。】


  她试图压低自己的期待值,心道,万一是什么垃圾短信呢?


  一点开,抬头赫然一行大字:您的投稿已被入选!


  ——!!!


  一瞬间,颜漫心如鼓擂。


  真嗑了真嗑了?!?!


  她手指有些发软,紧接着往下看。


  【恭喜!您的投稿已被收录进{惊!非常豹笑,方圆百里声控灯为我而鸣!}】


  颜漫:“……”


  哦。


  哦!!!!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僵硬,周璇捧着水杯,站到她旁边。


  “怎么,今天大家嗑颜叶了吗?”


  颜漫用尽全身、全身力气,攒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没有,还把我们分到了搞笑视频。”


  :)


  *


  没得到想要的回馈,多少还是有点空虚。


  颜漫经过剧组的同意,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今天的剧照。


  是她靠在沙发上,曲腿盖着绒布毯,仰头吃樱桃的图。


  她这个演员号之前是拿来发日常的,大学时候吃吃玩玩都喜欢发图,也积累了一些粉丝。


  再加上剧组官宣,粉丝就破百万了。


  发博之后没过几分钟,评论立刻多了起来。


  【好美好美,美晕了给我。】


  【这就是我的老婆吗,樱桃美人啵啵>3<】


  【信女愿食素三年换下辈子长这张脸。】


  楼中楼:【我吃素五年。】


  【我吃十年。】


  【这都要卷是吗,我吃一辈子!老天爷把机会给我谢谢[背书包]】


  颜漫正要退出,发现冯汀给自己点了个赞。


  紧接着,他的消息就滑了下来:【姐姐,还没睡呢?】


  颜漫还以为他有事:【怎么了?】


  冯汀:【等我下。】


  她把静音取消,还以为冯汀要干什么,结果没几分钟,门铃就被按响了。


  冯汀的声音随之传来:“姐姐。”


  颜漫回头看了眼周璇,二人对视后,她这才换好衣服,走到门口。


  “有事吗?”


  冯汀有些委屈的样子:“姐姐,今天在剧组,我跟你打招呼你都没理我。”


  “啊,”她说,“可能拍戏太投入了,我没听到。”


  冯汀:“那你今晚呢,一个人吗?”


  听到这儿,颜漫突然一顿。


  冯汀:“会无聊吗?需不需要我陪你,我刚存了一个睡前故事,你应该会喜欢。”


  他眼神里,是没再掩藏的,直白的情感。


  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起周璇和她科普过,圈内玩得很乱,露水一夜也是常有的事,甚至还有剧组夫妻的说法。


  只要互相看上眼,拍戏时做床伴,戏拍完便就地解散。


  毕竟权力与美色泛滥的地方,总是充斥着荒唐。


  致命,太致命了。


  这小孩才比她小几岁,竟然能把这些东西玩得这么溜。


  亏她还真情实感把他当弟弟看。


  然而更致命的是,下一秒——


  对面叶凛的房门,打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