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有个大东西全文免费阅读:家庭乱欲大杂烩阅读

  他还以为莫予冬知道他不能吃辣故意的,又想得新的招数故意来报复他,吃不了也只能认了。


  只是温燃心里疑惑,这两周他小心翼翼,几乎事事顺着莫予冬,出门的时候她心情还很不错的样子。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1620005156.jpg

  不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又惹得她想起了难过的事开始折腾。


  温燃大口吃着辛辣的外卖,想快点吃完快点结束这难捱的折磨,很快辣得满头大汗。


  一边吃还一边直直看着莫予冬的眼睛,想告诉他,他是真心悔过,什么都愿意为她做。


  莫予冬见到他那副狼狈的样子自己先受不了了,这回撒泼心里没底气,心虚地侧头避开了温燃的视线。


  “你要是吃不了就别吃了,不要逞强。”可是这个气氛她就是服软妥协,也说不出来好听的话。


  “没关系,我从小也在西南那边吃辣长大的,只是不方便吃辣,不是不能吃辣。”温燃强忍着胃痛,装作很轻松的样子朝莫予冬笑了笑。


  一方面是作为男人不愿意低头认输,一方面也是为了向莫予冬表示他的诚意,总之不能让莫予冬看不起。


  然而莫予冬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里能猜出来他的心思?


  “你又骗我!”她一听就怒了,愤恨地瞪着温燃难以相信地大声质问:“温燃,你到底还有多少事骗了我?”


  温燃愣了愣,先是沉默不言,过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解释了句:“予冬,我没骗你,我是因为——”


  紧接着的“有胃病”三个字被堵在了嘴里,根本没有机会说出来。


  “我不想再听你狡辩!”莫予冬无情打断了他的话,怒气上头,只想着惩罚他,于是厉声逼迫道:“你不是说能吃辣么,吃啊,我看着你吃完!”


  温燃很是无措,又有些心累,不想再解释了,便硬着头皮继续吃。


  太久没吃辣了,根本受不了莫予冬点的这个辣度,才吃到一半胃已经很痛了。


  可是迎着她倔强的视线,他还是咬牙忍下。


  终于,他吃完了所有的粉,连满是辣椒红油的汤都喝下了。


  “予冬,我吃完了,你答应我这段时间不要再吃辣的。”温燃擦着头上的汗,说话已经带喘气了。


  说着不由自主地捂着胃部,那里痛得难受,饶是咬牙强撑也受不了了。


  “温燃,你怎么了?”莫予冬也看出了不对劲儿,不敢再怄气,紧张地蹲下去扶地上的温燃。


  温燃一边用力捂着胃,一边躺在地上疼得动也不想动一下,只能憋出来一句:“快!送我,去医院……”


  莫予冬一边打急救电话,一边慌忙大声喊楼下的温母。


  她赶上来后很快判断出温燃是胃痉挛,看到桌上带着辣椒残渍的外卖饭盒,焦急地问莫予冬刚他们吃了什么。


  莫予冬不知道会这么严重,如实道出两人闹脾气温燃吃了一整盒她点的家乡辣菜。


  闻言温母望着莫予冬直摇头怨叹,气恼得连指责她的话都懒得说了,只顾着匆忙送温燃去医院。


  只有温暖恼火得过来就打了她一耳光,不准莫予冬跟着一起去医院。


  “你不知道小燃有很严重的胃病么?还让他吃这么辣的东西,心怎么这么毒?要是小燃有什么事,你等着吧!”


  莫予冬内心惶惶,想起来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的确说过一次他胃不好,不禁一阵后怕。


  在家里查着手机胃痉挛胃病犯了等信息焦急等待,直到当晚温暖又上来骂她,才得知温燃的病情。


  因为吃得太辣,还强忍着胃痛吃了那么多,他胃病犯了很严重,胃痉挛痛得到了医院被马上安排洗胃。


  洗完胃也不能回家,他胃病那么严重,还需要输点滴留院观察24到48小时。


  “莫予冬,我爸妈虽然都被瞒着不知道,我可是清楚你的底细,你的身份你的家世,你和小燃怎么认识甚至怎么怀孕的……”


  “当时我就反对小燃和你领证结婚,那时候我觉得你是有所企图,想要嫁进豪门享荣华富贵,或者是看中了小燃的人脉想要成名……”


  “不过小燃非要娶你不可,看在你身世可怜的份儿上我才勉强答应,还帮忙瞒着爸妈,你到温家这几个月也挺乖巧懂事的,我心想着小燃喜欢就算了……”


  “现在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倒是情愿你是个图钱图名的,给点儿东西就打发了,也省得把我弟弟折腾得少了半条命,整个家都不安宁……”


  莫予冬在家里总是听温燃和他父母调侃温暖的嘴巴厉害,说起话来不饶人,就连梁衡、卓一凡那几个在外呼风唤雨的纨绔子弟见了她都很害怕的样子,老说佩服大哥周南敢娶这个母老虎,但是温暖每次回来都对她和颜悦色挺好的,莫予冬只当是开玩笑,不以为然。


  过年那两天给她和温燃补办婚宴时,莫予冬更是眼看她怀着孕仍旧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几句话就能把在场的温周梁卓等长辈哄得眉开眼笑,而温燃等小辈却一个个都很怵的样子,躲着长辈们走,得知他们的身份作为新娘子的莫予冬都心怯地不敢上前敬酒了,更加艳羡温燃这个有她在她就是绝对主角的姐姐。


  如今温暖脸色一转,将厉害的口舌用在了她身上,莫予冬才真正认识到温暖的可怕。


  可是温暖劈头盖脸地一顿骂,句句如针字字戳心,她却毫无反口之力。


  莫予冬没有底气,因为温暖说的都在理,是她不配。


  以她的身份,的确是她高攀了温燃。


  “莫予冬,就算是许如荔推了你才流产的又怎样,这个孩子说穿了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如果不是——我不想多说,反正一开始温燃就没想要这个孩子,那种情况下怀上的孩子不一定健康呢,而且没做过鉴定谁知道是不是我们温家的种?”


  “我知道温燃喜欢你,我也不会上赶着讨嫌让他跟你离婚。你就仗着温燃对你的宠爱使劲儿作吧,我相信不出多久,他就会厌了你!”


  温暖一通说完,捂着大肚子有些累了才放过了莫予冬,命令她别离开房间一步给家里添乱让温燃温母他们多操心后,施施然走开了。


  外面门锁一响,莫予冬开了开门打不开,发现温暖用钥匙把她锁在了里面。


  其实温家门口把守森严,莫予冬就是想出去靠自己也离不开这里,完全没有把她锁进房间的必要。


  没有多过挣扎,非得拍着门让温暖把她放了之类的。


  莫予冬安安静静地回到了床上,知道温暖是害怕骂了她后她一气之下跑了等温燃回来后落埋怨。


  得知温燃现在安然无事后,她焦虑的心稍安,然后便满脑子都是温暖的话在重放。


  莫予冬方才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让自己维持冷静,没有在温暖的面前惊慌失措低人一等让她看不起。


  实际上心里早就翻江倒海,在温暖居高临下的批判指责下卑微如蝼蚁。


  除此之外,只剩下满满的不甘。


  温暖说得大部分话她都无可反驳,可是某些话莫予冬是完全不认同的。


  哪怕卑微如蝼蚁,她也有她的心有不甘。


  差不多了,也是时候了。


  莫予冬拟好了离婚协议书,等着温燃回来扔给他。


  或许之前还有些执拗,但是经过这半个月她已经慢慢想通了,决定放弃选择放弃。


  即使温燃没有被她折腾得犯胃病住院,莫予冬应该也很快会提出离婚。


  当天晚上温燃就出院回来了,害怕莫予冬担心自责,特意说小症状佯装成自己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


  “我胃病是老毛病了,是我自己搞坏的,不怪你,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儿了么,你千万不要像太多。”


  见莫予冬神色郁郁,脸上寞落地没一点生气的样子,温燃这个病号反而率先关心起了她。


  “你脸怎么肿了?是不是温暖她欺负你了?她肯定是跟你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我去找她!”


  “不用了。”莫予冬叫住温燃,她见到他后还一直没关心过他的病情,开口第一句话居然就是:“温燃,我们离婚吧。”


  这五个大字像是惊雷一样砸到了温燃脑子里,他震惊地望着莫予冬,先是难以置信,而后强装笑颜当做自己听错了,“你刚说什么?我没听到。”


  “我说,我们离婚。”莫予冬没有心思再和他打秋千,直接把自己写的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


  说是离婚协议书,但其实只是一张白纸而已,上面并不像是他们的结婚协议书一样充满了条条框框。


  除了标题和抬头外,就是明晃晃的一行大字:我莫予冬自愿放弃一切婚姻财产,净身出户——落款:莫予冬。


  纸上的“离婚协议书”一行字赫然出现在温燃面前,他即便是没伸手接过,也看得清清楚楚。


  温燃摘下了眼镜,视线变得模糊起来,自欺欺人地觉得这样就会好受一点一样。


  望着莫予冬不再清晰的轮廓,他头疼地揉了揉皱起放不平的眉心。


  “你先收起来吧,给你时间好好冷静一晚上,我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今天我胃病犯了住院的事也当没发生过,我会和我妈和温暖沟通好,明天还会和以前一样。”


  说罢温燃就准备开门出去,莫予冬快速冲到他前面关上门背身拦住了他。


  “温燃,我不需要。”她神情冷静,眼神认真地看着温燃,声音很严肃:“我不需要时间冷静,也不需要再勉强你再过以前的日子。”


  “我很认真,要离婚,这个决定,我想很久了。”


  “我明确地告诉你,温燃,在许如荔和我见面的那一天,我就对你死心了。只是孩子流产了我不甘心,我想报复,想要好好地报复你,让你也感受一下我的痛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已邀请:

听到这话,婷姐的脸色更加紧张,急忙说小飞,你可别做傻事,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和你彤姐想办法。


我还想说什么,可婷姐拉着张雨彤去了卧室。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760005156.jpg

后来我听到婷姐问张雨彤,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张雨彤说办法她都想完了,可除了这个条件,周斌什么都不答应,而且只给她们一天考虑时间。


随后婷姐就没再说什么,房间里面出奇的沉默起来。


我猜不透婷姐心里咋想的,但作为我而言,绝对不希望婷姐陪周斌睡觉。可是,我居然想不出任何办法阻止周斌,我真没用。


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婷姐问了句:“小飞,你……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话,我睡意全无,脑子里乱乱的,婷姐长得年轻漂亮,对我又好,说对她没感觉那绝对是假的,可自始至终,我也没敢去喜欢她,毕竟她是我妈的朋友。


我不知道咋说,干脆假装睡着了。


  一阵子过去了,婷姐略带失落地说:“婷姐明白了。”


第二天下午,婷姐和张雨彤稍作打扮后,就准备出去,临走前婷姐告诉我,公司聚餐,可能要晚点才能回来。


婷姐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明显不自然,眼神也很恍惚。


我忍不住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等她们走了,我就偷偷跟踪她们,后来她们去了一家酒店,直接上了六楼,客房部。


我就纳闷了,不是说同事聚餐吗,怎么到客房部了。


她们径直走到一间客房外面,按响门铃不久,门就开了,接着周斌出现在门口。直到这时,我才恍然明白,婷姐她们根本就不是来参加聚餐的,而是和周斌做交易。


看到婷姐和张雨彤走进房间,我不由攥紧拳头,想冲进去带走婷姐,可我根本打不过周斌。想了想,我又下了楼,酒店斜对面有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我偷了一块板砖,藏在衣服里,然后才去找周斌。


周斌这个混蛋,老子非让他见血不可!


来到房间外面,我正准备按响门铃,忽然听周斌邪魅地笑着说:“急什么,只要你们陪我睡了觉,那些照片我自然会交给你们。都坐吧,先喝杯酒,助助兴。”


周斌既然能用照片威胁婷姐她们上床,我就不得不怀疑,即便婷姐让他得手,他会拿出那些照片吗?


一杯酒下肚后,周斌笑得更猥琐,说:“刘婷,你知道吗,从第一次见到你,老子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心高气傲,瞧不上我周斌,所以我没有追你,而是追你的闺蜜,张雨彤。我本想合租的时候,再找机会对你动手,可你居然把叶飞那个杂碎接来了,老子始终都没有机会。今天终于机会来了,老子一定会干死你的。哈哈哈。”


张雨彤破口大骂道:“周斌,你个混蛋,你居然从一开始就在玩我!”


“玩你怎么了?女人生下来,不就是给男人玩的吗?”周斌哈哈大笑,“实话说吧,刚才你们喝的酒里面下了药,很快你们就会感觉浑身燥热,欲火攻心,然后你们会主动上来伺候老子,我再把你们发骚的样子录下来,以后,你们还不得任我摆布?哈哈哈。”

我从一开始就怀疑周斌的诚信度,果然事实还是证明了我的猜测,周斌不仅不会交出照片,甚至还要拍婷姐和张雨彤的视频,想想都觉得可怕。


张雨彤怒火中烧,扑上去教训周斌,却被他一巴掌扇倒。


周斌怒道:“贱货,你他妈给我老实点,惹毛了老子,老子把你脱光的照片传到各大网站上面!呸,贱货。”


“周斌,你个王八蛋,老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张雨彤娇喝道。


听到这里,我着实忍不了了,深吸几口气,调整呼吸,按响门铃说:“打扰一下,我是酒店工程部的工作人员,这间客房的电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我来排查一下。”


我噎着嗓子,就连自己都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不用排查了,我们不用电。”周斌不爽地说。


“先生,麻烦您开下门,我们只耽误一两分钟,不会太久的。如果电路存在漏电问题,对您也有安全隐患。”我继续说。


这话说完,周斌便沉默了几秒,接着脚步声传来,终于上当了。与此同时,我紧紧握住板砖,门开了,板砖也随之砸了进去。


“是你!”周斌大惊失色,但反应倒是不慢,急忙朝后退开,可始终晚了一步,板砖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肩膀上,顿时一声哀嚎,如同杀猪一般。


“叶飞,你他妈找死!”此刻,周斌的脸皮都在抽动,额头上也冒出一层汗水,疼得厉害。


我深知周斌的身手,如果等他缓过来,我绝对不是对手。于是乘胜追击,握着板砖,又给了他几下。


很快,周斌就不再张狂,一副求饶的语气说:“停停停,叶飞,我认输还不行吗?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我沉声说,那些照片呢,拿出来删掉!


“好好,我删,我删行了吧。”周斌看了眼裤兜,说:“手机在兜里,你帮我拿出来,我的手动不了了。”


肩膀上挨了一下,可能真的动不了,我也没多想,便去掏手机。


没想到的是,这时周斌猛地推了我一把,我连连退后时,他撒腿跑了出去,追到门口时,已经没影了。


我气得直咬牙,居然被这个混蛋给跑了,草!


不过,总算是避免了更坏的事情发生,我压制住怒火说:“婷姐,彤姐,我们回家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