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已婚少妇真实经历:办公室里的主人的调教

“我这车行里面的车可一辆比一辆贵,你要是砸坏了一点边边角角,倾家荡产都赔不起知道吗!”


那大哥一听,身子抖了一下,小小声辩解说:

“那个交代我们办事的人说,如果这事成了,上头会有人帮我们顶着的,一毛钱都不用赔……”

老王闻言冷笑了一声,干脆利落说:

“有什么话你们还是留着和警察说吧!”

老王不傻,早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在车行前面装了几个摄像头,所以当天的事情也被摄像头录了下来。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05680005156.jpg



老王直接将那段监控视频调了出来,看了一眼,他觉得有必要给黄家父子一个警告,让黄家父子知道他老王也不是好惹的!

于是找人稍微剪辑了一番,直接将这个视频放到了网上。

老王在微博上面还是有些人气的,当初交通局局长的那一件事情,就让他在网络上面小火了一把,甚至有综艺节目请他出席,但是他都拒绝了。

因为他知道这种火起来的方式并不是长久的,不过这也给老王积攒了一些人气,毕竟一个步入四十中年的大叔不油腻反而有点小帅,也引起了不少少男少女的追捧,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上微博去更新过消息了,这一个视频竟然又让他火了一把。

特别是老王制服那个社会大哥的一幕,被网友放大剪辑,而且还争相的做成了表情包之类的,用起来相当的酷炫。

沈月莹也是通过网络才知道这一件事情的,当下心中有些生气,埋怨老王那么大的事情也不和自己商量一下,而且老王在微博上面所发出来的那一个视频写着的是:

“某些人,我劝你们善良一些!”

老王开车行的这一件事情一直没有通过网络正式公布,因为老王觉得自己这个车行还是要慢慢做起来积攒人气的,他没有那个网络推广的概念,也不喜欢什么事都在网上说,不过耐不住他的粉丝跟学员帮他宣传出去,所以微博上的网友都知道,老王最近开了个车行。

老王也是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个办法的,黄家父子做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太恶心人了,不出一下这口恶气,老王实在憋得难受!

果然网上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一下子便把这事闹的沸沸扬扬,很多粉丝甚至想在深扒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猖狂,还说出出了事有人会顶着这样的话。

沈月莹想起了最近老王得罪的人,不就是黄家父子吗?如果是黄家父子,老王就更应该告诉她啊!

这个时候正巧从警察局那一边回来,说的就是那群混混的事情,这群混混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犯罪就已经被抓了,不过警察局那边说是不会从轻发落的,毕竟这些人都有前科,而且现在网络的影响力这么大,网友都在看着,警察肯定没法包庇了。

老王得到了这个消息,觉得相当的满意,回来的时候正想换套衣服,洗个澡,就接到了沈月莹的电话。

老王接到沈月莹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只听沈月莹的声音似乎有些生气,她埋怨道:

“王刚,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打算跟我说一下吗?”

老王忍不住的摸了一下后脑勺,他知道平时微博都是沈月莹替他打理的,这次他自己发了这么一个微博,也不知道对自己会不会有影响。

想到这里,心里确实有点发虚,于是便和沈月莹说:

“对不起啊阿莹,我本来打算抽个时间就打电话告诉你的,但这不一忙就给忘了,要不改天我请你吃个饭再好好告诉你?”

沈月莹不傻,哪能听不出来老王这是在敷衍她,她越想越气,整张小脸冷得不行,直截了当说:

“择日不如撞日,正好我现在还没晚饭,王老板意下如何?”

老王这会要是还没听出来这姑奶奶的火气,那脑子就白长了。加上因为车行的事情,老王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去驾校,这样想着,心里更虚了,于是便和沈月莹说:

“行,你看看想要吃点什么,我马上去定个位。”

“算了,不用麻烦了,我家阿姨正好做了一桌子菜,你过来我家吃吧!”

老王很干脆的点头,简单洗礼了一个澡,换了一套衣服,便驱车赶到了沈月莹的别墅。

沈月莹有钱了之后在很多地方都置办了房产,这一个别墅老王来过几次,再熟悉不过了。

老王熟门熟路的将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走到沈月莹家门口的时候,发现门没关,直接就推门走进去了。

老王在厅里四处张望,没有发现沈月莹,又想起来这个别墅有一个露台,正好就在游泳池网上一些。

果不其然,走过去就看见穿戴十分漂亮的沈月莹,坐在那里,手里面则是拿着一杯红酒瞧见他来抬了抬手中的红酒,仰头喝了一口。

老王拉开了凳子坐了下来,看了一下桌子上面波士顿龙虾还有霜降牛排,瞧着格外的有格调。

老王不由心想,这沈月莹这是整的哪出?

月色朦胧,露台外只开了几盏助兴的灯,而桌子上面则是摆放了一排蜡烛桥,这就是非常有格调的烛光晚餐。

老王其实不喜欢整这些虚的,在他眼里大口吃ròu,大口喝酒才是王道,但是进入到了这“上流社会”之后也不免随波逐流,以前他最不爱的牛排,也在沈月莹的监督之下,学会了怎么切怎么吃。

加上最近时不时有饭局,和人打交道多了之后,他也懂得了一些西餐礼仪。

不过这会就他们两人,老王也不想装那些虚的,直接像个糙汉一样张开腿坐下来,和沈月莹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有些不太好喝的红酒。

尽管他知道这些红酒价格特别的高,可是仍然是提不起一丁半点的兴趣,他更喜欢大口的,喝着啤酒吹着牛,那才叫嗨!

“刚才给你打电话并不是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既然和我有关系,那就和我商量一下,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毕竟这是由我引起的,也应该由我出面解决才对,黄家父子那一个事情,我会想办法摆平的。”

沈月莹一边说着一边切了一块牛排往自己的嘴里面送。

今天的沈月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裙,虽然没有什么灯光,但是却衬得她肤色如玉,那一双眼睛在烛光之下闪烁着一点亮光,瞧着好像水水润润的,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般格外的好看,老王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

“没事,这种打架的事情哪能让你一个女人出面啊,我就是怕你知道了要瞎操心,所以才不告诉你的,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你别往心里去。”

老王说着,手直接抓起那片牛扒啃了起来。

沈月莹看到他这幅心大的样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又忍不住说道:

“其实你心里还是把我当成外人是不是?不过也对,毕竟之前我曾经骗过你,你不信我也正常!”

沈月莹说着,狠狠灌了一口酒,脸上微微的泛起了一些粉红。

老王没想到她忽然提到这茬,只能放下手上的牛扒,头疼道:

“我的姑奶奶,你别胡说了,以前那些事我早就忘记了,你怎么还惦记着不放呢?”

老王心里,碰上你这么一个女魔头,我想记仇都不敢啊!可这话打死他都不能说出来。

老王其实是没有什么心思吃这一顿饭的,他知道沈月莹找他来这里并不是兴师问罪,也不是为了叙旧。

他总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最近变得有些微妙,所以上一次车行的事情,他拒绝了沈月莹给他的钱,也拒绝了沈月莹入股的要求。

其一是不想再接受沈月莹钱财方面的帮助,其二也是他想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产业。

对于黄家父子作出的这一些事,其实老王自己心里面也衡量了一二,尽管这件事情有一部分原因是由沈月莹而起的,但是老王从来都不怪她,因为就算没有沈月莹,那黄峥也照样看他不顺眼。

“呵,口是心非,你分明就是还在怪我!”

沈月莹喝光了手里面的那一杯红酒,其实沈月莹虽然在这商场上面摸爬滚打了那么久,却也还是有些酒量浅,况且今天还有心事,所以喝酒之后醉得更快,尽管现在没有醉,却也有些微醺了。

“你想多了,我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老王叹了口气说道:

“本来我还以为是你想问问车行的事,但你要说这些胡话,我就不奉陪了啊!龙虾很好吃,牛排也很不错,但我得先走啦!”

老王说着就要起身,沈月莹心中颇有些慌,急急忙忙的走过来,一把坐在了老王的怀中,老王愣了一下,因为刚才起身的时候把凳子往后拉了一下,所以这个位置正好足够沈月莹坐下来。

沈月莹柔软又纤细的手揽住了老王的脖子,有些委屈地对老王说:

“其实当年我就是怨你故意装醉骗我,后来我就后悔了,想跟你道歉,又怕你怨恨我……”

老王的心咯噔了一下,有些苦笑着说:

“你放心吧,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怨恨过你。”

但这话肯定是假的,老王那会不知道骂了她几回,但这话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的!

沈月莹抬起了眼睛看着老王,这目光里面是星星点点的爱意,经过最近这些日子,她早就将自己的一颗芳心暗许了,不,也许早在二十年前,她就对他起了心思……

“那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沈月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探入到了王刚的衣服之中,加上她正坐在王刚的身上的,所以能够轻而易举的察觉到老王的身体反应。

老王虽然脑子还蒙着,可耐不住身体抵挡不住这样的撩拨,反应过来之后,老王脸色又红又尴尬,忍不住挪了下屁股说:

“咳咳!阿莹,我看你是喝醉了,赶紧起来,回房间睡觉去!”

沈月莹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喝醉了的这一件事情,而且直接搂住他的脖子道:

“王刚,我沈月莹看上你了,我知道,你心里对我不是没有赶紧的,抛开以前的那些事情不说,我们搭个伴过吧,你觉得怎么样?”

和黄琴不一样,沈月莹怎么说都是已经经历过一定风霜的女人,不管是在外表上还是在心理都展现一个知性女人的成熟,今天又穿着这一套性感诱人的衣服,紧紧的低胸衣服把人间凶器暴露出来,让人看着垂涎三尺。

这段时间老王也算是憋了太久了,看见沈月莹勾引人的模样,忽然间想起了以前的种种,不得不说男人还真的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浑身的血一下子就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下,不受诱或的站了起来?

隔着裤子贴在了沈月莹身上,沈月莹感受到了老王,当下一张俏脸便又红了几分,本来喝了酒已经是泛起了粉红,如今更加是娇艳浴滴。

于是她整个身体贴上去,故意将那饱满紧紧的贴在了老王那结实的胸膛上。

沈月莹本来保养的非常的好,而且皮肤又非常的白,尽管现在灯光不怎么样,可是仍旧能够感觉得到两个人的肤色对比。

而这样的对比让老王觉得血都已经冲到了脑子里面去,一时之间这双手不知道应该放在何处为好。

“阿莹,我觉得这样不适合……”

老王干巴巴的说出了这几个字来。

沈月莹听了之后轻笑,那娇艳浴滴的嘴唇贴在老王的耳边,呼出来那温暖的热气吹到了老王的耳朵里。

老王这个人的定力不算是很好,耳朵则是老王比较敏感的一个地方,被这热乎乎又带着香风的气吹拂到了耳朵,只觉得一阵酥酥麻麻,老王想要缩一下耳朵却被沈月莹抓了个正着。

沈月莹笑得眉眼弯弯的,眼睛里面仿佛是含了一汪春水一般,她故意的贴进了老王的耳朵在老王耳边轻声又娇嗲的说:

“王刚,那时候你怎么没说不合适呢?”

沈月莹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发出了一阵轻笑,老王的手本来是放在桌子上的,这个时候却被沈月莹一把抓住了柔软的小手覆盖在老王的手背上,让老王觉察到了一阵腻滑,那种触感仿佛从手背传到了心间,使他觉得有些心痒难耐。

老王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口齿之间还泛着一阵酒的香味,而这种味道让他的头脑越发的昏沉了,老王并不是那种不能够喝酒的,可是此情此景却让他无酒自醉。

老王的大手覆盖在了沈月莹的腰间,只觉得那种触感还有线条让他心潮澎湃。

“你怎么不说话呀?当年是谁更主动?”沈月莹又开口调笑,说得老王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只觉得一颗心怦怦乱跳,整个脑袋都有一些混沌。

老王知道沈月莹现在就是在勾引自己,可是又没有办法和勇气把沈月莹推开,不知道是不是多喝了酒的缘故,总觉得今天的沈月莹和平时所看见的完全不一样。

沈月莹察觉到老王放在自己腰间的那一只手,已经紧张到渗出了汗水来。

沈月莹伸出

了丁香小舌,故意老王的耳朵那儿玩着,痒和火热感席卷而来,老王只觉得自己如同触电了一般,想要躲开,却被沈月莹跨坐在了腿上。

沈月莹穿着的这一条裙子侧边有一个开叉,坐下来的时候倒是看不太清楚,但是岔开腿的时候这个开叉一直开到将近腰部,把大半个臀都露了出来,看不见内裤的边缘,只能够看到一条细细的带系在腰间,老王一看眼睛就直了,知道沈月萤根本就没有穿那种正儿八经的内裤,这一条很可能就是细细的丁字裤。

她跨坐在老王的身上,白嫩修长的大腿让老王一览无遗,而老王的手也因为刚才沈月莹的举动滑落到了沈月莹的大腿,老王的手不太规矩的捏了一把,沈月莹“啊”的娇喘了一声,让老王又激动了几分。

老王颇有些苦不堪言,如果是别人的话,那还好说,但是偏偏是沈月莹,他和沈月莹也算是有过一段恩怨纠葛了,现在能够坐在一块吃饭,也能够一块儿开那个驾校,可以说是冤家路窄,又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可是老王现在暗恋的那个人是黄琴,这么一做又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所暗恋的女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