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开车句子污到下面滴水

她有偷看过座位表,邓婷怡一直跟秦煜泽做同桌从来没变过,那个时候她也没多想直到去年元旦教师聚餐,何令兮也去了,席间各位老师聊着聊着就聊到早恋的话题。

  其中一个老师抱怨,“现在真的头疼,都到了关键时期,竟然都开始早恋了。”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56700005156.jpg



  “对对对,他们以为自己藏得挺好,其实我们一眼就看穿了。你说就只剩几个月了,我要是因为这事请家长,还要担心他们的成绩会不会受影响,但放任他们不管吧,就怕到时候考不好反过来怪我当初没管他们。”

  “哎,你们听说了吗?就陵高总考第一的那个白夜辰也早恋了,还是和高一的,听说也是第一,两个学霸,啧啧,为了谈恋爱连北辰的特招考试都不去了!”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擦出点火花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为了防止他们早恋,我每次排座位都特意避免男女生坐一起……”

  原本专注美食的何令兮听到这里顿时没了食欲:好久没见着煜泽哥哥了,他会不会也早恋呢?他好像跟婷怡姐姐一直当同桌,婷怡姐姐那么温柔漂亮,他们会不会……

  想到这里越来越觉得不妙,尽管秦煜泽平时对邓婷怡都是客客气气的,但从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远远不是同桌那样简单。

  她知道每次月考后会换座位,那天李红娟在家里制作座位表,看到秦煜泽和邓婷怡还是同桌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凌晨两点爬起来打开电脑偷偷把他们调开了。

  后来找魏易行探过口风说他们还坐在一起,何令兮开始跟李红娟旁敲侧击,才知道每次换座位邓婷怡都申请跟秦煜泽坐,因为两人习惯了,秦煜泽对此也没意见。

  做了三年同桌,再怎么思维迟钝都培养出情愫了,邓婷怡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好吗。

  邓婷怡缓缓吐出一口气,“秦煜泽是很优秀,我也的确喜欢他,但只能到喜欢了。”

  “为什么?是不是煜泽哥哥有喜欢的人了?”何令兮心里一阵忐忑,期待那个答案也害怕知道答案。

  “应该没有吧,他……怎么说呢,他其实很敏感脆弱的,轻易接受不了别人。”

  “为什么?”

  邓婷怡牵起何令兮的手过马路,“他以前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一两句话我也解释不清楚,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懂了。”

  ***

  回到家刚打开门就撞见爷爷给她使眼色,何令兮偏头便看见何群铁青的脸拿着手机拨号码。何令兮这才想起来手机中午就没电关机了。

  知道自己逃课的事已经暴露了,准备悄无声息的溜回房间。

  “过来!”何群厉声道:“下午逃课去哪了?”

  “小点声,你不怕吓着孩子。”奶奶护着何令兮。

  何令兮其实还挺怕何群的,现在李红娟带高三很少有时间管她,何群带高一多的是时间,而且何群对他们一味宠溺何令兮的做法很不赞同,觉得何令兮现在的任性、娇纵都是惯出来的,自打他从李红娟手里接手管孩子后就一直走的是“严父”路线。

  “才十二三岁就开始逃课了,以后还不得上天。说,干嘛去了?”

  “我去找煜泽哥哥了。”何令兮声音弱弱的,也不藏着,“她妈妈去世了,外婆也进了医院,我去看看他。煜泽哥哥平时对我挺好的,妈妈没了一定很难受。”

  “对对,听小魏说是跳江,他爸也走的早,挺可怜的孩子。”奶奶帮腔道:“令兮平时总把煜泽这孩子挂在嘴边,都把他当亲哥哥了。去看他也是好心,不过逃课确实不对。”

  何群微顿,听到这个消息也有些吃惊,秦煜泽他是知道的,学校光荣榜上常年贴着他的照片,经常上台发言,是个低调优秀又刻苦的孩子。

  “你提前跟我们说一声,挑个空闲时间去我们又不会阻止你,逃课是什么行为?!你真的是胆肥了……”

  何令兮其实还挺怕何群觉得她小孩子家不懂事瞎掺和,但听到可以正大光明去见秦煜泽,立马燃起希望,“我明天没课,作业今晚就可以写完,明天我想去医院看看他外婆,可以吗?”

  何群:“……”

  他无言以对,给点阳光就灿烂,小孩子家的人情世故懂得到挺多。

  其实老师对于学生家庭的变故顶多会充满同情,教书多年,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意外没见过,叹叹气也就过去了,但这次不一样,或许是“秦煜泽”这三个字总是出现在周围吧。

  在学校各种颁奖发言都有他,在家里何令兮提起他时满脸崇拜又迷恋,甚至在入睡前李红娟也总是引以为傲的挂在嘴边说是得意门徒……

  出现的次数多了也就有了印象和好感,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一时间也格外百感交集。

  何令兮解释完原因后他就消气了,小姑娘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其实还蛮有良心的。只是挺意外何令兮这么在意秦煜泽,或许他对小丫头也很不错吧。

  何令兮见他不说话试探道:“你同意了?那我明天去了喔。”

  何群从兜里掏出一张票子给她,“早点回来,记得买点东西带过去。”

  奶奶也凑过来,“准备几点去?我提前炖点汤你给带过去。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毕竟还是小孩子人情世故那方面你也不懂。”

  晚上李红娟回来后令兮奶奶跟她提起去看望秦煜泽外婆的事,李红娟一想到这孩子止不住的叹息。

  其实在他妈妈出事后学校领导格外关注他,作为一中高考的好苗子关键时刻出了这种事领导比谁都着急,学校不止一次提出去家访探望,班上也组织捐款,但都被他拒绝了,到底还是自尊心强要面子。只是没想到的是他外婆又住院了,亲人接二连三出事,这孩子怎么扛得住。

  李红娟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询问了近况和医院病房床号,安慰叮嘱了几句就挂了,终究只是老师,有些事情还得靠自己走出来。李红娟把地址写下来给了令兮奶奶后便去睡了。

  ***

  晚上,何令兮辗转反侧,思前想后很想为他做点什么,哪怕是说个笑话解解闷也好。有个人陪着或许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何令兮蹑手蹑脚起床,偷偷摸进主卧顺走了李红娟的手机。

  李红娟手机里有所有家长和学生的电话号码,何令兮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秦煜泽”那三个字,记下号码后又偷偷把手机放了回去。

  何令兮一个数字一个数字输入,然后开始编辑短信。

  【煜泽哥哥,我是何令兮,你睡了吗?】

  何令兮打完字之后反复核对号码,确认无误后心一横就发了出去。

  窗外下着雨,夜色冷冷清清,何令兮裹住被子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枕头上的手机兀自激动着。

  客厅墙上的挂钟嗒嗒的响,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颗火热激昂的心渐渐平复直至彻底冷却,没有回复。

  或许他已经睡了吧,哥哥一看就是作息规律的好青年。何令兮安慰自己。

  “叮——”

  突如其来的一声短信提示音差点把何令兮的魂给吓了出来,她连忙打开短信,【没,怎么了?】

  【明天我可以去看外婆吗?】

  【明天没有补习吗?】

  【没有了,作业也写完了。】

  【马上就出院了,可以不用来的。】

  何令兮坐直身子,很认真的打字,强烈表达自己的情绪,【拒绝无效,我和奶奶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定要来的。】

  【怎么搞的兴师动众,没别人了吧?】

  【就我和奶奶,没别人,我不是外人。(微笑)】

  过了一会儿消息发了过来,【明天几点?我去接你们。】

  何令兮见他妥协便笑着打字,【这不确定呢,取决于我几点起床吧。】

  【那好,早点睡,别玩手机了。】

  何令兮吐了吐舌头,【遵命,哥哥晚安。】

  ***

  第二天何令兮起了个大早,但中午才出门,因为令兮奶奶炖了乌鸡汤,硬生生等了一上午。

  到了医院何令兮化身导航方向感无敌,一下就找到了病房。

  其实生病有人来探望是很正常的事,只是何令兮没想到推开门看到的是邓婷怡,她坐在床边给秦煜泽外婆削苹果,老人摸着她的手臂像看孙媳妇一样看着她。

  邓婷怡见到她们进来后立马招呼她们坐下,还倒了两杯水过来,俨然一副主人姿态。

  过了一会儿秦煜泽提着外卖盒进来,看到何令兮笑了笑后跟令兮奶奶打了个招呼。

  虽说何令兮总把煜泽哥哥挂在嘴边,但那是令兮奶奶第一次见他,像看宝似的眼睛跟着他转,看着他把病床升起来,一旁的邓婷怡较忙去扶他外婆坐起来,然后又打开桌板把饭盒端上来。

  令兮奶奶忍不住夸赞,“你可真有福气,外孙长得真俊,听话孝顺成绩也好。”

  然后又对着秦煜泽外婆递了一个眼神,善意的笑笑,“这孙媳妇也不错。”

  “不是的。”邓婷怡第一时间反驳,说完又很尴尬。

  秦煜泽的外婆看着邓婷怡仍是一脸和善。

  一旁秦煜泽忙完,把何令兮叫到一边,微微弯腰从兜里掏出一包小熊软糖递给她,“小熊软糖,吃完要听话喔。”

  “我哪有不听话。”何令兮撅起嘴。

  “哥哥知道令兮是关心我,但哥哥是大人了,不用太担心我,以后不许乱跑,要照顾好自己,听到了吗?”

  何令兮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那我以后可以给你发消息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可能会很晚回复。”

  “你……如果睡不着也可以找我聊天。”何令兮试探的说道:“不开心的时候找我就好了。”

  其实何令兮还是担心秦煜泽情绪受影响。

  秦煜泽也明白小姑娘的好心,他撕开包装纸,把糖递给她手里,“吃完这包糖烦恼都忘光。”

  后来何令兮习惯晚上给秦煜泽发消息、给他讲笑话、分享新鲜事、询问他的境况,他总是跟耐心的回复她,何令兮也怕占用他太多时间,每次十分钟跟掐了点似的准时道别。

  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那段时间是最容易想事的时候了,刚开始那几晚秦煜泽也常失眠,自从有了跟何令兮每晚固定的闲聊时段后,糟糕的心情还有与日俱增的压力确实小了不少。

  小丫头的晚安咒语很奏效,她说“快闭上眼睛数羊”,他就真的闭眼,常常还没数到一百他就成功入睡,睡眠质量一直维持到高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