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接吻的生理反应 扶着腰坐好深不要

 等到下午,赵四提着一贯钱高兴的拜别时,整个酒笼已经立在院子里了,高度一米五,直径一米的空心圆柱体,明天剩下的就是加固,烘干,然后就能使用。

http://xs.megoq.com/images/1550798000005156.jpg
        蒸馏酒啊,李坏搓搓手,仿佛离他已经越来越近了。

        高度酒的意义可不止是一种饮料,有了高度酒可以用于医疗消毒,可以用作燃料,可以制作香水等等。

        特别是消毒,在这样的年代稍微严重一些的外伤基本都是看命,如果伤口不发炎就能安然无恙,伤口发炎很可能就会引发高烧,继而丧命。

        所以战场上很多伤员最终都活不下来,但有了酒精即时消毒这个风险就会大大下降。

        除此之外对发烧的病人也可以物理降温,因为酒精极易挥发,挥发时吸收热量,涂抹在高烧病人皮肤表面是可以保命的。

        高度酒只是一棵树干,只要李坏想,就能让它发出众多强壮的枝。

        ……

        “今天有什么新鲜事吗?”何芊一身胡服戎装,高坐堂上。

        这是开元府公堂,寻常人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何况像她这般。

        这两天公务繁忙,何昭都在内堂处理卷宗事务,一般不会来外堂,于是这里就被“小何大人”霸占了。

        捕头武烈一身横肉,身材高大,是个满脸胡须,四十多的汉子,在京都一片很有名,

        折在他手中的小贼不在少数,甚至拿过真正的亡命之徒,脸上还留了一难看的横疤,鼻梁被横着切断,命大才活下来,真正的狠人。

        “大小姐,今日也没什么大事,城东钱家有个家奴不小心打碎了家主汝窑瓷被打断腿扔出来,这么冷的天估计是活不成了,若他们不收尸还要上门提醒。”

        武烈认真的答道,平日里何大人对何小姐爱重有加,整个开元府中的人都认得她,大概是因大人亡妻的缘故。

        何小姐自幼喜欢舞枪弄棒,平时最爱听京中奇闻异事,时常来开元府。

        而且最让府中衙役们倍感亲切的是和其他达官贵人不同,何小姐从不会看不起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武夫汉子,是能聊到一块的性情中人。

        何小姐虽然刁蛮却率真自得,所以开元府中的衙役捕快大多都是喜欢她的。

        “武叔,就没什么小贼可以抓吗?”

        武烈摇摇头,“啊…”顿时何芊兴致全无,靠在公堂椅上不说话了。

        她其实也知道,年关之际开元府管辖地内有皇城,必然会加大巡查力度,力求不闹出乱子,

        这时候出来犯事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一旦无事可做,静坐下来,她脑海中又忍不住想起那混蛋说的故事,令狐冲,小师妹,华山,魔教…

        后来又怎么了,令狐冲的伤不会有事吧?

        一切的一切如同魔咒,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不知道接下来故事的她心头如同猫儿在挠痒痒,十分难受。

        可她已经答应爹,再不去招惹那混蛋的。

        叹了口气,心里盘算了无数种可能,可总觉得不对,后面的故事是什么呢?

        好想好想知道…

        “武叔,我能求你件事情吗?”何芊突然道。

        “额,大小姐折煞我也,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跟我说就是了,说什么求不求的。”武烈咧嘴道。

        小姐是他看着长大成人的,对待她就如对自己的儿女一般,只要不过分的要求他向来都会答应的。

        “武叔,你能让人帮我去听雨楼看看好吗,若是李长河去了就回来告诉我,千万不要跟我爹说。”何芊小声的道。

        武烈愣住了,犹豫再三才道:“可是大小姐,大人说了那李长河…”

        “我知道,放心吧武叔,我不是去找他的麻烦,我只是有事跟他说,而且你们各个身手了得,功夫卓绝,有你们在我也不怕他啊。”何芊连忙讨好道。

        听到夸奖武烈咧开大嘴一笑,但还是老实的道:“大小姐,我们这功夫对付寻常小贼自然没问题,就算亡命之徒也能拿下,

        可潇王府中人可不同,很多是真正的百战精兵,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若真对上了,我真没几分把握。”

        何芊很惊讶,又有些丧气:“那混蛋手下都那么厉害吗…”

        之前她也听说过潇王的故事,但却没有切身体会,但若是武烈叔都这么说了那必定是真的了,怪不来李长河会那么嚣张呢。

        可是她真的想知道接下来的故事啊,如何是好呢…

        古灵精怪的眼珠一转,看到桌面上的一叠告示,她突然计上心头。

        “武叔,这些是什么?”

        “哦,这是一年来开元府管辖地内落网的大小贼人,大人命人弄出这个告示就是想贴出去昭示于民,以威慑那些想要在年关犯事的贼子小人。

        “这么多啊…”何芊拿起其中一张感慨。

        “那是自然,大人威武明断、铁面无私,我们下手也毫不顾忌,自然拿了很多贼人,这告示也是为让京中百姓看到我们开元府的功绩。”武烈骄傲的道,

        毕竟这些贼人都是他和兄弟们亲手拿下的。

        “武叔,我也来帮忙吧,城南那一片我来负责,你派几个人手帮我。”何芊突然提议。

        武烈摆摆手:“那怎么成,大小姐怎么能干这些粗活,外面天冷,这些事我们来做就成。”

        何芊见此撒娇道:“武叔,我也是想帮爹啊,年关将近,你们人人都在忙,就我一个无所事事,我心中怎么过意得去呢,你说是不是,就答应我吧。”

        “可这…”武烈还在犹豫的时候何芊已经自顾自操起一叠公文,走到他面前。

        无奈,武烈只好点了四名衙役,让他们跟着大小姐,反正不过是贴个公文告示,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也不会出差错,就由着她去吧。

        很快大小姐高兴的带人离开了,武烈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胡仲,城里情况你最熟悉,城南有什么特别的吗?”他走出公堂,问看门的衙役。

        “城南?”被问起的衙役一愣,然后想了一会儿道:“好像没吧。”

        武烈点头,心中忧虑也去了大半,可这时胡仲突然道:

        “我想起来了武捕头,以前是没有,可最近京中最火热的听雨楼就在那!”

        武烈脑中灵光闪过,失态道:“不好,小姐是借机去找李长河了!”

        想到这后他不安的在门口左右踱步,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小姐要三番五次去找那李长河呢…”

        武烈武夫脑袋,根本绕不过来,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小姐二八年华,春心初放,而且率真单纯,

        而那李长河流连青楼酒肆可是情场老手,难不成……

        混蛋李长河,居然想诱骗小姐!

        武烈一拍脑袋,不成这事得快点让大人知道才成啊!

        不然就来不及了,想着他匆匆向后堂跑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